社会百态》文化基因:国家文化竞争的制高点

文化基因:国家文化竞争的制高点[ 来源:中国民族报 | 发布日期:2018-03-06 ]

吴秋林

  使用文化基因讲述中国故事的时候,中华文化也离不开世界起源神话和人类起源神话的文化DNA双螺旋体。盘古开天地是东方神话的一个母题,多个民族中都有类似的神话。女娲造人也是如此。从文化基因而言,这是中华文化共同体的基础,也是自秦汉以来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共同体的基础,以及基本的法理。

  习近平总书记在讲述“中国故事”的时候,经常讲到一个词“文化基因”,并且以此来表达“中国故事”的深远意义。究其深远,不过基因。

  基因一词起源于一个叫孟德尔的奥地利遗传学家。1865年,孟德尔在布鲁恩科学协会的会议厅宣读自己的研究成果时,提出了生物的性状是由遗传因子控制的观点,也创建了“基因”这个词汇。

  这个局限于生物学的“革命故事”,带来了新时代一系列的知识生产。1976年,英国生物学家和行为生态学家道金斯出版了一本名叫《自私的基因》(科学出版社1981)的书。他认为,生物有不断地复制和传播自己基因的行为,本性上是自私的;人复制和传播自己文化的行为,也具有这样的生物学性质。他在著作中创造了“meme”(文化复制)这个词,中文被译成了“文化基因”。

  《自私的基因》本来是一本解释和宣扬达尔文主义的基础性读物,但“meme”这个词的出现,在全球很快就掀起了一股“谜米”风暴。1998年,“meme”一词被《牛津英语词典》收录,解释为“谜米:文化的基本单位,通过非遗传的方式、特别是模仿而得到传递。”现今的“meme”,网络词条高达百万计。

  实际上,“meme”在本意上是一个传播学上的概念,道金斯等的研究多局限于传播学上的意义,而不是今天人们所说的文化基因研究。

  在中国,有两种关于文化基因研究的路径,一种是“meme”的路径,哲学家为研究主体;一种是没有“meme”的路径和借喻,受基因科学发展影响所致的文化基因研究,以民族学家和文化人类学家为主体。中国的文化基因研究是在道金斯的“meme”观念影响下发生的,“meme”一词在中国被翻译为“文化基因”之后,不仅引发了人们热烈的议论和思考,而且一批文化学者进行了一系列解读,写出了一大批文章和著作,其中不乏严肃的学术研究,但“标签”行为居多。

  科学家在完成人类生物基因排序之后,理论上已经可以复制人的身体了,所以,基因是这个时代最具有想象力的词汇。而在文化基因一词出现的时候,人类的另外一个梦想就出现了。孟德尔追寻的是“树木的本性”,而文化基因追寻的是人类文化的本性:我们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人的性质是什么?人可以复制人自身吗?国家是什么?民族是什么?中国的民族是什么?有没有一个标准的文化DNA,能不能以人的生物DNA和标准的文化DNA一起,复制一个我们在哲学思维中描述的“超人”?

  在科学的论断中,人就是一种生物。但人在实现“自意识”(马克思语)之后,就开始了自己文化DNA的建构过程。马克思主义学说认为,是“劳动创造了世界”,当然也创造了人自身。“自意识”之后的故事,是寻找世界和人类的起源。当然,这个故事是神话性质的,是充满想象的,并且意外地创造了人类的审美精神。如果说“自意识”是人类文化DNA的原点(起始点),那人类寻找世界和人类起源就是类似于生物DNA中双螺旋体的起点了。

  研究发现,所有不同的文化类型中,都会出现这样两种神话:世界起源神话和人类起源神话。它们决定了讲述这些神话的人同属一类、同一种人。坚信某一种世界起源神话和人类起源神话的人,会把这样的神话故事发展为一种信仰,并在这种信仰中生存,进而建构起一系列的规约,维持这一类人的基本生存权利,以及在神的名义下的一系列义务。基于此,人类文化基因的故事还在生长,人类社会在此基础上建立,幼年的时候就是部落,成年了就是国家和民族。

  这样看来,人类由于不同的起源神话建立了不同的信仰和不同的社会、国家和民族。信仰是一切文化的根本,也是文化基因的基本故事,是文化多样性表述的基础。在这个基础上,就可以形成文化类型,并且一切的精神观念意识,一切艺术的表现形式和审美娱乐都要建立在此基础之上。

  信仰在文化基因中就如根块,衍生出来的各种文化编码可以互相缠绕,并且向无限生发。

  使用文化基因讲述中国故事的时候,中华文化也离不开世界起源神话和人类起源神话的文化DNA双螺旋体。盘古开天地是东方神话的一个母题,多个民族中都有类似的神话。女娲造人也是如此。从文化基因而言,这是中华文化共同体的基础,也是自秦汉以来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共同体的基础,以及基本的法理。

  在秦汉之前,盘古故事是华夏天地的元根。所以,敬祭山川、土地等自然信仰崇拜是其主体,因为盘古的身体就是华夏世界的基本构成,是文化基因使然。这是中国文化的元信仰,既不是迷信,也不是没有信仰,与西方信仰上帝没有本质区别。但在春秋时期之后,华夏的信仰发生了变化,人文主义精神的理性认知影响了信仰的表达,出现了血缘祖先,建立了新的伦理精神和观念。所以,血缘祖先信仰进入了中国古代文化的基因序列,使祖先崇拜成为中国信仰的现代基础。这个理性信仰的变化,同样影响了东亚文化圈的所有群体。经过调查,在我国55个少数民族中,绝大部分的民族信仰中都包含了祖先崇拜信仰。这也是中华民族共同体的坚实文化基因。

  文化基因的故事很多,比如文化基因编码、人的克隆和复制、文化基因的医疗……但其中有一条最为重要,人类生物基因编码是国家科技实力竞争的一个制高点,而文化基因的研究和表达,也是国家文化竞争的一个制高点。国家文化软实力中,深厚的历史和文化背景非常重要,但新的文化表达方式和话语权也是发展的关键,文化基因研究即是如此。

  在过去的历史中,人类生物基因排序,中国只是参与者,但试图对人类文化DNA排序,中国人走在前列。人的生物基因排序完成,意味着人的身体可以被克隆出来,但这还不是“人”,而是“半人”,或者说“生物人”,需要“文化”的参与才能成为“人”。

  2017年11月,由商务印书馆出版的《文化基因论》一书,从“自意识”、原点、神话、信仰结构、生物性质的信息文化结构等角度,大致完成了文化基因的排序,即人类文化的DNA排序,并且在表现人类文化的结构意义上已经走得很远了。

  在过去的近两百年中,中国的文化故事中一直有两个很柔软、很痛的地方:一是文字;二是信仰。

  西方(包括中国的帮腔者)一直说中国的汉字(象形文字)是文字发展的初级形态,而拼音文字是文字发展的高级形态。现代化是在以拼音文字为母语的情境中发生的,落后的汉字不能进入现代化的机器系统,这是中国落后的文化本源。所以,语言现代化即“拼音化”。在20世纪80年代,中国有一本杂志就叫《语言现代化》,一直发行了很长一段时间,说的就是如何把汉字变成拼音文字。好在后来“王码”出现了,才最终“拯救”了中国的汉字。

  从文化基因而言,西方是注重“声音”的群体,而东方是注重“图像”的群体。东西方在表述信仰的文化基因上不是同一个系列,因而不存在拼音文字是图形文字进化而来的关系。重视图形文化的东方,其表意的象形文字是文化演化和选择的必然;而重视声音文化的西方,其表音的拼音文字也是文化演化和选择的必然;两者根本没有前后进化的联系。

  在中国的信仰文化基因中,从春秋战国开始,人们就已经进入了以血缘宗亲为主的人文理性信仰范式,“不语怪力乱神”。这是人类信仰的最高级形态,讲“道理”的信仰,是人类文化的历史进步。

  我们把人类文化的DNA进行梳理和排列的时候,文化的痼疾和病痛就会一目了然,文化自大和伪善也会体无完肤……文化基因对于文化本性的研究,可以使我们站在世界的高处。

  (作者系民族学、人类学教授,主要代表作有《众神之域》《文化基因论》等,现为吉首大学特聘教授。)

创建时间:2018-3-5 0:00:00    发布人:ccz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