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存证道》常年期第十七主日

万众归一

读经一:(列下4:42-44):增饼奇迹
读经二:(弗4:1-6):应保持教会的合一
福 音:(若6:1-15):增饼奇迹
中国文化: 大同篇: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

身体只有一个,圣神也只有一个,正如你们蒙受召叫是为了同一个希望一样。只有一个主,一个信仰,一个洗礼;只有一个天主,他是众人之父。他超越一切,贯通一切,且在一切之内。」(弗4:4-6)

在圣经中,很少有像上述的经文,有那么多的「一」字连在一起,可见保禄很重视合一的问题。

中国人向往大同,相信整个世界都是为所有人和每一个人而存在的。所以总是梦想着有那么的一个国度、一种境界,那里人人可以人尽其才、事事可以物尽其用。并希望无论是男女老少,健康的、病弱的,都得到适当的爱护和照顾,直至养生送死都无所憾。那里没有阴谋诡计,没有鼠魔窃贼,真是一个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世外桃源。

用《大同篇》原来的说话就是:

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

但大同的基础是什么呢?天下诸色人等彼此之间的差异是那么的多,智愚贤不肖之间的分别又是那么的大,这个大同梦又怎么可以梦境成真呢?

保禄提出了一个坚定而永久的答案:天主;只有在天主内,世界大同才有可能。

人间存在着分裂,那是铁一般的事实,就连在基督的教会内,也免不了时有分裂的悲剧。教区与教区之间、修会与修会之间、善会与善会之间、神职人员与神职人员之间、教友与教友之间……,谁知道究竟存在着多少的竞争、猜疑、不睦、勾心斗角?

为了钱、为了权、为了名誉、为了面子、为了争取教友、为了意识形态的差异,甚至为了信仰上大多数人都自以为是的「正统性」,多少教会内的好朋友会因此而反目?

我就曾经听过一位基督新教的教牧,因为在某个中国的问题上,和另一位教牧闹翻了,而从最好的朋友,变成了陌路人。他曾经为此而感慨万端地说:「原来所谓在基督内的兄弟情,竟然是这样的脆弱!」

保禄一定也看过,甚至亲身经验过这种脆弱的兄弟关系,所以他才说:「我这在主内为囚犯的恳求你们,行动务要与你们所受的宠召相称,凡事要谦逊、温和、忍耐,在爱德中彼此担待,尽力以和平的联系,保持心神的合一。」(弗4:1-3)

有基督徒的名,就要有基督徒的实,「行动务要与我们所受的宠召相称」。而基督徒最重要的任务,就是为教会、为世界谋求合一。
合一绝对不易达到,但基督徒一定要为此而努力,为此而作见证。条件就是必须要有内心的谦虚,有爱德的修养,尤其要「彼此担待」,并要努力去为合一创造条件。

保禄在这里没有提出方法,但他突出了六大合一的理由:因为我们只有一个身体、一个圣神、一个希望、一个主、一个信德、一个洗礼。

世界上有什么东西比这六大点更大、更重要的呢?是礼仪之争吗?是六四之恨吗?是不同的意识型态吗?是不同的阶级、国籍、文化吗?是开放或保守思潮的差异吗?是民主、自由、人权、公义的定义和内容吗?

如果我们相信天主是众人之父,是我们所有人的父亲,为什么我们竟不以兄弟姊妹之情,彼此相待呢?如果天主超越一切、贯通一切、且在一切之内,为什么我们却看不到在别人身上的天主呢?为什么我们不相信,别人也跟我们一样,都是满怀善意的?为什么我们不可以在天主内化解一切?为什么我们不可以让我们的矛盾,在天主内成为我们每人的挑战,好让我们大家都能互相学习、彼此改变、互相丰富呢?

世界大同、万众归一,这是基督徒的坚持,也是中国人的梦想。让我们为此而祈祷,也为此而努力!

创建时间:2018-7-21 0:00:00    发布人:ccz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