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圣相通》8月13日 圣依玻里多和圣彭谦/圣若望.伯尔各满/贝尼杜

8月13日 圣依玻里多和圣彭谦/圣若望.伯尔各满/贝尼杜

 

8月13日 圣依玻里多和圣彭谦/圣若望•伯尔各满/贝尼杜

圣依玻里多和圣彭谦(殉道)  

  圣依玻里多是罗马的狱吏。圣老楞佐在狱时,将他劝化,皈依圣教,老楞佐给他付洗。  

  老楞佐遇难后,依玻里多参加他的葬礼。皇帝知道了,召他入宫面讯,严刑拷打。与依玻里多同时受刑讯的,有他的乳母公高弟亚和19位教友。公高弟亚和19位教友死在乱鞭之下。 

  依玻里多被判受二马分尸的酷刑。人们选了两匹野马,将依玻里多的双足系在马腿上,野马倒拖着烈士疾驶如飞,穿越沟渠山谷,一路上鲜血斑斑。教友遥遥地跟着,将依玻里多的血吸在布巾上。依玻里多的断肢残臂,教友们也捡集起来,很珍贵地保藏着。  

  另一位依玻里多是第3世纪罗马的一位司铎,博学多才,编著神学书籍。公元235年,教难爆发,依玻里多和教宗圣彭谦被放逐到撒丁岛,终身服劳役,饱受苦难,死于戍地,遗体迎回罗马圣加里多公墓安葬。   

         

圣若望•伯尔各满(1621)  

  圣伯尔各满是比利时佛来芒的一个鞣皮工人,制鞋匠的儿子。从小表现非常热心。11岁时进教堂办的小修道院,在神修方面表现特好。每逢星期五他赤脚在城里拜苦路。17岁时进入耶稣会,两年之后由于他神修与智力都出人头地被选送罗马学习,900多公里的行程他步行了10个星期。到了罗马大学以后,当他发现分配给他的房间正是31年前圣类思•公撒格所住过的房间,对他是何等的快乐!就是因为读了这位年轻圣人的传记他才立志进入耶稣会的。 

  他说:“我将以极大的注意,倾听天主的极细微的启示。因为假如我年轻的时候成不了圣人,我就不算是一个年轻人。” 

  始孕无玷的圣母玛利亚特别喜爱他,他每天去大学的圣堂里去瞻拜圣母圣龛。作为一个初学者,他对于会规所规定的每一个细小条款都忠贞遵守,表现得很出色。“纪律守得越好,进步得越快。”他学习很好,他对弟兄的友爱,快乐和谦逊都很突出。  

  1621年8月31日,天主召叫他赏报他的时候,他才22岁,1888年教宗良第十三世将他列入圣品。圣教会又宣布他为辅祭的特别主保。  

 

贝尼杜

  圣伯多禄•罗蒙森生于1805年,原籍法国杜莱。杜莱的教堂很华丽。4月13日,伯多禄在这教堂领受洗礼。12年后,他在这教堂初领圣体,并由克肋孟主教给他行坚振。

  伯多禄幼年时,随父亲往格肋孟城游玩,路上遇见一个穿黑色长袍,形态端庄的修士。伯多禄就问他父亲这是什么人。父亲告诉他:这修士是公教学校兄弟会的修士。公教学校兄弟会的创办人是圣若翰•喇沙,专以教育儿童、主要是贫家儿童为宗旨。伯多禄听了,非常感动,他对公教学校兄弟会很感兴趣,立志日后长大了,入公教学校兄弟会修道。父母见孩子年纪还小,对这计划既不赞成,也不反对。不久,公教学校兄弟会在里洪创立学校,他们就送伯多禄去读书。

   伯多禄14岁那一年,要求入公教学校兄弟会备修院。修院当局对伯多禄的品德很满意,但是因为年龄太幼,暂时不能录取。伯多禄很有耐心地等候了两年,再去报名。他的父亲为了考验他是否真的有修道的决心,哄他道:“假如你离开家庭到修院去的话,我一文钱也不给你。”伯多禄很温和地回答道:“假如爸爸要这样做,我一点也不反对。我以现世暂时的财物换取天国永远的财宝,还有比这更上算的事吗!”就在1820年秋季,伯多禄领受了父母的祝福,离家入格肋孟初学院。 

  伯多禄入初学院12个月内,有种种迹象表示他的圣召是坚定的。他的神师说:“这位青年修土将成为我们修会的光荣。”伯多禄领受会衣时,取贝尼杜为名。

  初学期满,贝尼杜被派往里洪学校接受教育儿童的训练。除了实习教书以外,他有时担任修院杂务,例如烹饪一类的工作。  

  贝尼杜发圣愿仅二年,已担任管理里洪学校的重要职务。他的一个学生后来说:“贝尼杜修士像天神一样善良,他是一位良好的教师。他督促我们读书,丝毫不疏忽;成绩不好的同学,他全力予以帮助,他所教的学生都通晓要理。” 

  贝尼杜管理学校的成绩,非常美满。36岁那一年,被派往沙奇任修院院长,并在该地开设学校。贝尼杜领导的修士受到城内居民的热烈欢迎。人们请贝尼杜开设夜校,供失学的成年人补习。教育当局颁赠奖章给贝尼杜。他的学生对他都有良好的评语,这些评语记在学校的纪念册上。  

  贝尼杜最杰出的优点是他的宗教教育。他曾这样写着:“我是为了传教工作而生活的,我必须好好指导学生。假如因为我管教不严,一个学生日后堕落,我的生活还有什么意义呢!我愿意以讲授要理作为我的终身职业。”贝尼杜是讲解要理最理想的人物。他对神学和其它学术具有丰富的知识。他的道德高人一等,给学生树立良好的榜样。学生常说:“当贝尼杜修士上宗教课的时候,大家都听得津津有味,觉得时间过得太快。”一个学生说:贝尼杜讲永远的真理时,态度多么诚恳热烈,他的话,常在我们心头,终身不会忘记,他的话句句打人我们的心坎。我们听了,异常感动,对过去的错误,感到不已的后悔。  

  称赞贝尼杜的,不仅是他的旧日学生。学生的家长,本城的往见会修女,本城的神职人员,都口口声声说贝尼杜是一位贤良的导师。本堂区一位神父说:  “贝尼杜非但圣堂里念经的时候,像天神一样;他无论在什么地方,无论在什么时候,都像天神一样,甚至在园圃种菜的时候,也是如此。”

  贝尼杜对他的修会怀有无比的爱护之心。有一次,修会遭遇很大的困难,他说道:“即使我山穷水尽,每天只吃番薯,我决不离开修会。天主赏赐我入会,这是他的大恩典。”人们批评贝尼杜的工作道:“他这样一天到晚忙着,为的是什么?为了物质享受吗?修士的生活是最清苦的。为了求名吗?修士根本无名可求。贝尼杜的目标是谋取个人的圣化,是为了基督而工作。”贝尼杜去世后第五年,一位神父参观巴黎公教学校兄弟会总院,院里有32位初学修士是沙奇来的,他们全部是贝尼杜旧日的学生。 

  1862年正月,贝尼杜患重病。天主圣三瞻礼前一天,他抱病到圣堂布置,准备第二天重发圣愿。他对学生们致最后遗嘱道:“孩子们,你们为我求天主,我很感激。可是天主要叫我去了,我将来一定为你们祈求。” 

  8月13日,贝尼杜安逝主怀。15日圣母升天瞻礼,举行葬礼。从那一天起,往贝尼杜的坟墓朝圣的人络绎不绝。

   1896年起,教廷开始审查贝尼杜的立品案。1948年荣列真福品。1967年列入圣品。

 

创建时间:2018-8-3 0:00:00    发布人:ccz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