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存证道》常年期第廿一主日

绝不放弃

读经一:(苏24:1-2,15-17,18):以民决志事奉天主
读经二:(弗5:21-32):夫妻应效法基督对教会的爱
福 音:(若6:60-69):门徒不接受生命之粮的言论
中国文化: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 荷尽已无擎雨盖,菊残犹有傲霜枝。

耶稣的门徒中有许多人听了他讲的话(生命之粮的言论),便说:「这些话太生硬,谁能听得入耳呢?」……从此,他的门徒中有许多人离开了他,不再与他同行。于是耶稣对那十二人说:「难道你们也愿意离去吗?」西满伯多禄回答说:「主啊!唯独你有永生的话,我们还投奔谁呢?我们信,而且确实知道你是天主的圣者。」(若6:61-69)

信仰和生活是不能分开的;有坚强性格的人,也容易在这坚强之上,建构起坚强的信仰。

我在公教报九七年七月六日的「大澳永助钻禧证道词」中指出,我个人的天主教信仰,包括我对梵二信仰的热衷,正是植根在我的大澳童年生活经验之上的。

我并不主张盲婚哑嫁。但那些有「嫁鸡随鸡」的执着的人(包括男人和女人),才会有对婚姻不可拆散的坚持,并愿意接受耶稣的话:「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结合,二人成为一体。」(弗5:31)

古经的卢德能够对婆婆说得出这些话:「你到哪里去,我也到那里去;你住在哪里,我也住在那里;你的民族,就是我的民族;你的天主,就是我的天主;你死在哪里,我也死在那里、埋在那里。」(卢1:16-17)所以她能一生忠于天主,并有幸成了默西亚的先祖。

犹太人对信仰是十分、十分执着的,保禄就是其中的一位表表者。他有坚持消灭基督徒的信念,也就有至死为保护基督信仰而献身的伟大行为。

做人要有所为,亦要有所守;要培养干云的豪气,要学习矢志不渝--尤其是在重要的事情上。

不少人有这样的想法:我不是英雄、不是圣人,我只是平平凡凡的普通人而已。上述的话离我太远了。

但我要问的是:为什么我们不可能是英雄?为什么我们不愿意做圣人?我们不可以在平凡中活得不平凡吗?为什么耶稣要求我们必须是「成全的,如同你们的天父是成全的一样」?(玛5:48)难道耶稣也是个讲空言的人吗?难道他的话就没有人可以实践出来吗?

其实,有理想、有信念,敢于执着、专注和坚持到底,活得坚强、活出豪气,原本便是所有信徒和每一个信徒的应有之义。我们绝对可以在平凡中活得不平凡!

信仰是一种选择,一种绝对的、自由的、不可追悔的、负责任的选择。它包含对上主的完全投顺和献身,对他投以完全的信任,一种超越理性、不须证据和保证的全然信任。

这也就是屈原所说的:「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离骚)

今天读经一的若苏厄对全体人民说:「如果你们不乐意事奉上主,今天就选择你们所愿意事奉的神吧……。至于我和我的家族,我们要事奉上主。」(苏24:15)

这也是我们的选择,我们还将坚持这种选择。借用婚姻的誓词是:「无论环境顺逆、疾病健康」,我们将永远选择上主、追随上主。

伯多禄的信仰便是这样的。他和其他门徒最初可能只是因为感情冲动而相信,或者因为见到耶稣显的奇迹,或者因为佩服耶稣的为人,或者被他的说话所吸引。更或者,当时信耶稣是一种「潮流」!

但考验来了。不单群众对耶稣失望,连不少其他门徒对耶稣所说的生命之粮言论的评价也是:「这话生硬,谁能听得下去呢?」

圣经继续说:「从此,他的门徒中有许多人退去了,不再同他往来。」但伯多禄还是说:「主啊!唯独你有永生的话,我们还投奔谁呢?」他留下来了,和他一起的十二人也一起留了下来。

孔子说:「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苏轼在《赠刘景文》一诗中也说:「荷尽已无擎雨盖,菊残犹有傲霜枝。」伯多禄的信仰,正是这种「后凋松」、「傲霜枝」的信仰,一种在冰霜雨雪的侵凌中,仍能屹立不倒、傲然面对一切人生挑战的信仰。

创建时间:2018-8-17 0:00:00    发布人:ccz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