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存证道》常年期第廿四主日

热爱基督、信行合一

读经一:(依50:5-9):有上主的支持不怕蒙羞
读经二:(雅2:14-18):没有行为的信德是死的
福 音:(谷8:27-35):伯多禄认主为默西亚;首次预言受难和复活
中国文化: 好学近乎知,力行近乎仁,知耻近乎勇。 力行方有真知。

耶稣问门徒说:「人们说我是谁呢?」他们回答说:「有人说你是洗者若翰,也有人说你是厄里亚,还有人说你是先知中的一位。」耶稣又问他们说:「那么,你们说我是谁呢?」伯多禄回答他说:「你是基督。」(谷8:27-29)

门徒对耶稣的问题,回答的十分客气,都说些人们对耶稣肯定的话。但当时人们对耶稣的评语,除了上述的以外,还有不少其它的描绘。

有人说:「这不是那木匠的儿子吗?」(参看玛13:55)一个以双手去劳作的工人,有什么了不起?也有人说他是个「贪吃贪喝的人,是罪人的朋友。」换句话说,他不是名流缙绅、不是上流社会人物,也不是出身于名门望族;他只配和低三下四的人交往。

纳塔乃耳,这位后来成为宗徒(即巴尔多禄茂)的人,起初也不觉得这位来自纳匝肋的耶稣,有任何异于常人之处。他曾经对耶稣轻描淡写的评论说:「从纳匝肋还能出什么好事吗?」(若1:46)阶级背景不好,这个纳匝肋人又算什么?

更糟糕的,是竟然有人说他是和魔鬼一党一路的,因为他之所以能够驱魔,完全是靠魔王贝耳则步的力量!

耶稣在不同人的心目中,各有不同的评价;有人十分喜欢他,有人极端厌恶他。他真是一个充满争议性的人,符合了西默盎的预言:「看,这孩子已被立定,为使以色列中许多人跌倒和复起,并成为反对的记号。」(路2:34)

今天,尽管耶稣在基督徒的心中是神、是救主,但有些香港人却对他没有多少实际的好感。这些人竟然把一切空洞的言语,所有不切实际的话,都以「讲耶稣」来形容!对他们来说,「讲耶稣」差不多就等于是讲废话。原来耶稣在不少现代人的眼中,竟然不值一文!

好了,如果今天耶稣站在我们面前问我们,站在「你」的面前问你,你又会说耶稣是谁呢?

你可能会有许多「标准答案」,这是你从别人口中学到的、听回来的答案。例如,你会说耶稣是天主、是救主、是兄长、是朋友、是神粮、是萄葡树、是善牧;他是大能的,是历史的主宰;他无所不在、处处都在;他将来还要再次降来、审判生者死者……。

但如果我认真的问问你:「你真的相信这些答案吗?」你会如何回答?你胆敢说「真的相信」、「完全相信」吗?

但如果耶稣真的已救了你,使你站了起来、抬起了头,为什么你仍然自卑?如果耶稣真的是你的兄长、你的朋友,为什么你和他的感情却是那样的淡漠?如果耶稣真的是神粮,能够给你灵性的营养,为什么你却是那么冷淡地、麻木地领圣体?而且又从来不去圣堂朝拜圣体?而你在领受了这「神粮」之后,为什么却竟然没有力量去面对人生的挑战呢?

如果你相信耶稣真的是善牧,为什么你在犯罪后,竟似没有面目再去投奔他、投靠他?如果你相信他是大能的、是历史的主宰,为什么你会认为主宰着历史的竟然是北京的、台北的、或英国和美国的统治者?为什么你对中国和对香港的前途都没有充足的信心?如果你真的相信耶稣无所不在,为什么你在黑暗无人之处,却敢肆无忌惮地犯罪?你在人前不敢作的勾当,为什么在耶稣面前却敢作呢?你不知道耶稣是「神目如电」的吗?如果他将来还要再来施行审判,为什么你今天不为永生而努力积福呢?

有人说知难行易,有人说知易行难,有人更希望能达到知行合一。但知和行确是两个分殊的、不同的事物。如何使知和行整合起来,是做人的最重要智慧。信仰更是如此。

《中庸》说:「好学近乎知,力行近乎仁,知耻近乎勇。」这就是说:努力学习就接近智慧,尽力实行就接近仁德,知道羞耻就接近勇敢。即是说,知、仁、勇这三达德,都是要经过不断的实践,才可以获致的。

宋儒甚至说:「力行方有真知」。我们更可以说,力行方有真信。这样说来,我们对耶稣的一切信念,也必须是经过了生活的实践,才可以获得的。

让我们不单信耶稣,也按耶稣的话去生活,并在生活的实践中,去接触、认识这位耶稣,并和他建立起亲密的关系。当有一天耶稣来问我们他是谁时,让我们可以真诚的说:「你是基督、我们的救主,我们曾经相爱过,也要永远的相爱。」

 

创建时间:2018-8-17 0:00:00    发布人:ccz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