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圣相通》9月13日 金口圣若望/圣欧洛日

9月13日 金口圣若望/圣欧洛日

 

9月13日 金口圣若望/圣欧洛日

金口至若望(主教圣师)

  圣若望因口才出众,能言善辩,所以后人称他为“金口”其实圣人杰出的德行和爱主的虔诚,更值得我们钦佩师法。他的圣德确证他是至教会第一流的司牧。

  圣人于公元347年在叙利亚的安提阿诞生。母亲是一位贤淑的寡妇,热心敬主。圣人自幼得名师指导,精擅词令。圣人度了6年隐修生活,于公元386年晋升铎品,其时圣人年约40岁。法来文主教年老力衰,常委任至人襄助处理教务。圣人发表了21篇“论律令”的巨著。圣人的词令和才学,从那时起,转入一个新的阵线,成为东罗马的一股主要力量。

  君士坦丁堡总主教纳塔吕于公元397年逝世,圣人众望所归,公推继任。但因怕圣人婉辞不就,请圣人赴郊外朝圣,半路上将圣人拉上车,驰往君士坦丁堡。圣人就任总主教后将主教署经费削减至最低额,余数救济贫人。接着,圣人开始整顿当地神职班,敦劝他们勤修圣德。圣人以身作则,用善表感化众人;所以他的改革运动,得以顺利展开,推行无阻。圣人的讲道词原稿,一部分保存至今,为圣教文学的不朽巨著。圣人不仅对辖区的教务,全力推进,对远地的传教班,也非常关注,常派教士往远地宣扬福音。

  圣人一生遭遇的苦难,更令人感动;在讲道中,触怒厄特克西皇后,皇后怀恨在心,与亚历山大总主教德奥非吕密谋,要放逐圣人。德奥非吕于公元403年召集主教会议,捏词诬陷圣人,宣布将圣人放逐。圣人用合法程序也召集了一次主教会议,坚持严正的立场。德奥非吕将放逐的决议,呈报皇后,皇后立即下令驱逐圣人出境。这道诏令在君士坦丁堡顿时引起骚动;圣人在讲道坛上当众宣布,决为正义奋斗到底,万死不辞。他说道:“我也不畏死亡,因为死亡是有利于我的收获,我也不畏流放,因为普天之下,莫非“主”土;我也不畏财产的没收,因为金钱原系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过了一个时期,圣人主动退居比帝米,但他一走,即发生强烈地震。皇后大惧,遂请圣人返任,德奥非吕大感狼狈,深夜悄然离城。

  好景不常,不久圣人又遭遇新的灾难。皇后在君士坦丁堡大堂门口建了一座银像,举行揭幕典礼时,堂外百戏杂陈,狂欢作乐,若干娱乐节目含有迷信的色彩。圣人不甘缄默,公开直言指摘。皇后大怒,再度发动驱圣人离境。圣人表示决不放弃其羊群。圣瞻礼七,信友群集教堂。皇帝派军队以武力驱散信友,酿成流血惨剧。圣人上书请求教宗圣依诺增爵一世主持公道。教宗表示应召集新会议,审查此事,但皇帝与皇后竭力阻挠,致会议无法召集。2月后,皇帝下令将圣人流放异域,圣人旅途饱受困苦,70日后才抵达目的地。

  教宗派代表往君士坦丁堡召集会议.但代表到了君主坦丁堡,立遭拘捕。圣人的仇党复唆使皇帝将个人充军到黑海东岸的毕雪城;押解圣人的官吏异常残忍无道,恣意虐待圣人。年迈龙钟的圣若望,在酷热的烈日下赶路,其艰苦可想而知。雨天淋得如落汤鸡一般,仍强迫行走,不准稍歇片刻。到了高麦纳,圣人已病入膏育,但吏役仍强迫他走了56里路。在巴西利斯古斯小堂投宿。夜间圣人在朦胧中似乎见圣来慰问他说:“兄弟,拿出勇气来!明天我们便要相会了。”次日圣人奄奄一息,求押差稍缓启程。押差不肯,但走了四里路。发觉圣人已到弥留之际,才将他送回圣巴西利斯古斯小堂。圣人领临终圣体后,不久即离世升天。他最后一句话是:“愿光荣归于天主。”时在407年9月4日光荣十字架瞻礼

  公元438年,圣人的遗体迎回君士坦丁堡。其时迫害圣人的皇后已死,他的儿子,是一位贤君。他与他的姊妹圣波利亚两人亲自参加迎亲行列,以示致歉。圣若望与圣巴西略,圣额我略纳齐盎,圣亚纳大削,并列为东方教会四大圣史。所遗著作极富,多属关于圣经的注解,令人百读不厌。教宗圣庇护十世册封他为宣讲圣道者的主保。

 圣欧洛日(亚历山大宗主教)

  圣欧洛日是叙利亚人。青年时,弃家修道,后升任安提阿“天主之母”修院院长。

  那时,“基督一性论’在亚历山大非常猖獗。治理教区的人,须有卓越的才能方可应付,遏阻异端分子的势力。公元579年,宗主教若望去世,欧洛日当选继任。

  23年后,欧洛赴君士坦丁堡接治教务,结识圣大额我略。那时,圣大额我略任教宗驻东罗马帝国大使。二人一见如故,以后常有书信来往。圣大额我略荣任教宗后,写信给欧洛日,信里说起:圣奥斯定在英国向异教徒传教,圣诞夜有一万人同时领洗入教。叮嘱欧洛日加倍努力,在亚历山大胜利克服异端,广扬圣教。

  圣大额我略自称“众仆之仆”,所以他要欧洛日忌用“大教宗”的名衔称呼他。信里说道:“我不希望以高贵名衔而被显扬,我希望因修务德行而被显扬。”

  欧洛日生平着了许多驳斥异端的书籍,但流传至今的不多。圣欧洛日于公元607年逝世。

 

创建时间:2018-9-10 0:00:00    发布人:ccz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