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存证道》常年期第廿五主日

永恒的故事,你我的故事

读经一:(智2:12,17-21):邪恶使人失去理智
读经二:(雅3:16-4:3):争端来自人的私欲
福 音:(谷9:30-37):二次预言受难和复活;天国中谁最大
中国文化: 昊天罔极。 是故一昼一夜,花开者谢;一春一秋,物故者新。激湍之下,必有深潭;高邱之下,必有浚谷。君侯亦知之矣,何以卜为?

耶稣和门徒经过加里肋亚,却不愿意让人知道。他教训他们说:「人子快要被交付在人的手里,他们要杀害他,他死后,第三天要复活。」可是门徒不明白这些话,又不敢问他。他们来到葛法翁,进了屋里,耶稣问他们说:「你们在路上争论些什么呢?」他们都默不作声,因为他们在路上彼此争论谁最大。(谷9:30-34)

今次要谈的,不是圣经的内容,而是在圣经字里行间的,一些有关耶稣和门徒的态度。

耶稣「不愿让人知道」他和门徒去什么地方。那是因为耶稣希望能单独和门徒在一起,摆脱群众的骚扰,让他可以深入地、严肃地、畅所欲言地告诉门徒,那即将临到他身上的大事,就是他即将被排斥、出卖、受苦受难的事。

门徒不明白这些话,「又不敢问他」。这是多么真实的、人性化的故事!

世上有些东西是我们不能明白的,但也有些是我们可以明白却不愿明白,或不敢去明白的。

例如,当我们和父母闹翻以后,我们愿意去明白父母的心情吗?我们敢不敢去问一问他们的感受呢?我们不想知道,世上最爱我们的两个人,为什么会这样对待我们呢?

当两个分属敌对党派的朋友相聚时,他们有兴趣知道对方的立场,和这立场背后的理由吗?我相信我自己是诚实、正直的人,我知道他们也可能和我一样,也是诚实、正直的人吗?

世上不是也有「越辩越不明」这回事吗?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呢?为什么两个朋友,会反目成仇呢?是我们一方对、一方错,或者是我们双方都错,或双方都「对」呢?

耶稣喜欢运用比喻,那是为了使群众更易于明白。但他却说,他讲比喻,是「使他们看是看,却看不见;听是听,却听不明白。」(谷4:12)

使人不明白,绝不是耶稣讲比喻的本意。他讲比喻,就是为了使人更易明白。人们不明白,是因为耶稣讲得太明白;不明白,是因为人们抗拒去明白耶稣所讲的道理。因为明白了,就要实践、就要改变;不想实践、不想改变的最好办法,就是不要去明白。归根到底,因为人是「罪人」,而罪便是明白真理的障碍。

真的了解父母的辛劳、苦心,和他们那「昊天罔极」的大爱,我们能够不孝顺父母吗?若我们不要孝顺他们,便唯有不明白他们,不明白他们为我们所付出的一切,最好还把他们加以丑化,例如说,他们是老糊涂啦、思想落伍啦等等,以合理化我们那些忤逆的思想和行为。

今天福音的另一个故事也值得我们回味:门徒在路上争论谁最大。但当耶稣问他们争论什么时,「他们都默不作声」。

是的,为什么要告诉耶稣呢?为什么要自暴其短呢?这不也是很真实、很人性化,和你和我都有关的故事吗?

梵蒂冈公教教育部在一九八八年颁布的《天主教学校教育的宗教幅度》,关于「历史课」有这样的一段话:「历史的主角是人类自己。历史就是将个人内在的善恶,以较大的比例,在世上表达出来。」(第58节)简单点来说,「人类历史」就是「个人历史」的放大。即是说,如果个人历史是小三角形,人类历史就是大三角形。

因此,我们越认识自己的历史,也就越易于认识人类的历史;越认识人类的历史,也就越易于认识自己的历史。

明朝刘基在《司马季主论卜》中,有一段很精彩的话:「是故一昼一夜,花开者谢;一春一秋,物故者新。激湍之下,必有深潭;高邱之下,必有浚谷。君侯亦知之矣,何以卜为?」掌握了生命的原理,就可以知道生命;知道生命,就可以知道过去、知道现在、知道未来。何必去占卜呢?

把这个原则扩大一些,我们可以说,圣经也是在述说人类的历史,述说你和我的历史,和历史及生命的规律。

圣经说的是永恒的故事,也是你、我的故事。我们愿意用圣经去认出自己的面容、烛照自己的前路吗?

创建时间:2018-9-22 0:00:00    发布人:ccz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