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存证道》常年期第廿七主日

问世间,情是何物?

读经一:(创2:18-24):造女人,建立婚姻制度
读经二:(希2:9-11):耶稣为造福人类,甘愿受苦
福 音:(谷10:2-16):离婚的问题;祝福儿童
中国文化: 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见梅花不见人;玉骨久成泉下土,
墨痕犹锁壁间尘。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
曾是惊鸿照影来。

从创造之初,天主就造了一男一女。因此,人要离开自己的父母,与他的妻子结合,两人成为一体。这样,他们不再是两个人,而是一体了。所以,天主所结合的,人不可拆散。(谷10:6-9)

「天主所结合的,人不可拆散」。不过在现实生活中,却有不少人,要拆散天主所结合的。他们或者是成为别人的「第三者」,去拆散别人;或者是自己拆散自己,两人都找到一些可以说服自己的理由或借口,就此协议「散伙」。

我数年前曾跟别人开玩笑,我说,经由我手中所祝福的婚姻,都是稳健的,都是情比金坚的。

今天,我不敢再开这个玩笑了,因为有些「金」已熔掉了,我已经见到由我亲手主持和祝福的婚姻,接二连三地划上了句号。

二十年前,全世界的离婚率,不过是六、七分之一,今天,有些「先进」地方的离婚率,已达到二分之一。在婚姻礼仪后,我们随时可以和新人开玩笑地说声「再见」!

我们不得不承认,天主使人结合的力量,有时却敌不过两个已死的心。这时,我们会更明白圣奥斯定的话:「天主创造你时,不需要你;但天主要救你时,却需要你。」

人们要维持婚姻的持久和幸福,何尝不是这样?没有夫妇二人衷诚的、坚忍的、长久的合作,全能的天主对他们的婚姻,又能奈何得了什么?

天主教神学对神人关系有两种不同的讲法,一种强调神的主动,一种强调人的主动。

我看过一张海报这样写:「如果天主不向人伸手,人不可能接触到天主。」这是完全正确的神学观。

但我宁可这样相信:「天主的手已经伸向所有人;只要人愿意伸出手来,就可以接触到天主。」也许这句话有更多圣奥斯定神学的味道。

天主的恩典,如天上沛降的甘霖,润泽了所有的地方;他的爱,如和煦的太阳,普照、温暖一切。只要我们准备妥当,我们就可以获得最多的雨露,并在阳光的照耀下,快乐地成长。

虽然离婚已是今日社会相当普遍的现象,但对某些恩爱的夫妻来说,婚姻和爱情却是终生的,连死亡都不能减少他们之间的深情和终身的思慕。

在今日的现实生活中,许许多多庆祝银婚和金婚的夫妇,是多么令人羡慕!在历史上,爱国诗人陆游对爱情的忠贞,也是令人敬佩的。

陆游原来娶了表妹唐琬为妻,彼此感情很好,只因为陆母不喜欢,所以两人被迫离异。陆游有一次和唐琬在沈园重逢,大家都感到十分难受;陆游以《钗头凤》一词相赠,表出心中的哀愁。不久,唐琬终于抑郁而死。

四十年后,陆游已经七十多岁,再访沈园时,深深感到风物不殊,而人面已非;对着残破的庭院,他倍觉凄凉,于是写了两首诗: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再过了十多年,陆游已经八十一岁,老得连走路也难了,但沈园和唐琬仍然深深地刻印在他的心间。于是他再写了两首诗,其中一首这样说:

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见梅花不见人;玉骨久成泉下土,墨痕犹锁壁间尘。

陆游一生心系人民和祖国,但这一切并没有减少他对所爱的人的深情、浓情、激情、痴情,及专一而永久的爱情。

婚姻需要爱,更需要情。如果生活已变得平淡,周而复始,一切都是那么的理所当然,那么的机械化,那么,夫妇之间找一些让「旧情复炽」的机会,去重燃双方的情,那是配合天主「结合」之恩的人间好方法。

求主使一切有情人,都能在主的爱内「成为一体」,互种深情,彼此思念,直到永远。

创建时间:2018-9-22 0:00:00    发布人:ccz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