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存证道》常年期第廿九主日

甘为人役,忘我事人

读经一:(依53:10-11):痛苦过后会看见光明
读经二:(希4:14-16):应依持基督走近天主
福 音:(谷10:35-45):载伯德二子要求坐于耶稣的左右
中国文化: 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达人无不可,忘己爱苍生。
身为野老已无责,路有流民终动心。

耶稣把门徒召集过来,对他们说:「你们知道:各国都有元首统治,也有官长管辖;但是你们却不要这样。在你们中,谁若愿意在他人之上,就该做众人的仆人;谁若愿意居首位,就该做大众的奴仆。因为人子不是来受人服事,而是来服事人,并且牺牲自己的性命,为大众作赎价。」(谷10:42-45)

耶稣是世上最好的老师,可是他的门徒却是一群领悟力奇差的学生!他们已有过彼此争论谁最大的前科(谷9:33-37),那时,耶稣已清楚的训示过他们:「谁若想做第一个,就得做众人中最末的一个,并要做众人的仆役。」(谷9:35)

怎知言犹在耳,便发生了有两位门徒争高位的事件,主角就是载伯德的儿子雅各伯和若望。

这两位门徒是耶稣所召选的首批四位门徒中的两位,他们原来很慷慨,在耶稣召叫他们时,「他们就把自己的父亲载伯德和佣工们留在船上,跟随耶稣去了。」(谷1:20)那时,他们确有一分「君命召,不待驾而行」的服从、敏捷和潇洒,他们是多么迅速、多么甘心情愿地跟随耶稣!

也许他们因此便自视为老大哥吧?所以在耶稣三次预言受难后,兄弟俩便双双来到耶稣面前对耶稣说:「师傅!我们愿你允许我们的要求!」耶稣对他们说:「你们愿意我给你们做什么?」他们回答说:「赐我们在你的光荣中,一个坐在你右边,一个坐在你左边。」(谷10:35-37)

这明明就是争权夺利了,他们尽管只是一个小小的团体,但终究还是要排坐次的。谁能坐在耶稣旁边呢?

人间的问题便这样悄悄地溜到神圣的教会中来了。

于是耶稣就对他们说:「你们不知道你们所求的是什么!我所喝的杯,你们能够喝吗……」他们答说:「能够。」耶稣就对他们说:「我喝的杯,你们固然要喝……但是坐在我的右边或左边,不属我的权限,而是天主预备了给谁就赐给谁。」其他十位门徒听了,就开始对雅各伯和若望起了反感。(谷10:38-41)

争坐次的人已经够糊涂,对争坐次的人起反感,就更加糊涂了。面对着这一群糊涂的徒弟,耶稣于是说出了「非以役人,乃役于人」的千古名句,教导人怎样去善用权力。

他告诉他们:连他这位位极人臣的「至人」,身为天主圣子的真神,他来,也无非是为了服事人,而不是为了受人服事,并且还要牺牲自己的性命,为大众作赎价!

耶稣是一个为人而存在的人,他的教会也应是一个为世界而存在的教会。在基督的教会内,权力只有一个用途,就是为了服务。教会中的最高牧人教宗,便常自称为「众仆之仆」。

人的最大缺点也许是自我中心和自私自利。自私的人最多犯的毛病是损人利己,但也有时会作出损人而不利己的事。个人可以自私,团体可以自私,甚至国家、民族、宗教、整个人类也可以自私--集体的自私,只看到自己,看不到别人。

为他人而活的人,会好像耶稣一样,他甚至为了给人带来救恩而废寝忘餐。他的亲友们便因此说他「疯了」。(谷3:21)

明末的辽东经略袁崇焕,为了保家卫国,也好像「疯了」,因为他也忘了自己、忘了自己的亲人;他感叹地说自己已经变成了「大明境内的亡命之徒」。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诸葛亮为了国家也曾说出「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豪语。这些人都好像是为理想而「疯了」一样。

其实,为他人而活的人,远不止于这些英雄豪杰。好的父母为子女而活,好的老师为学生奔波,好的官吏为百姓任劳任怨。这些都是为他人而活的典范。

为福音而亡命,为国家、为别人而亡命,这就是耶稣所说的「非以役人,乃役于人」的精神。

这种精神的最基本出发点,是肯定和重视对方、对方的需要和感受。为他人而活的人会与他人同行,和他人一起肩负重担。同行,就是对方行得快,自己也行快;对方行得慢,自己也行慢;对方跌倒了,就蹲下身子,和他在一起。

乃役于人的人,他的胸襟也是大的。王维想到的是「达人无不可,忘己爱苍生」;陆游虽然丢了官,却仍然有「身为野老已无责,路有流民终动心」的深刻感受。而耶稣想到的,是苍生的救赎,以及你和我的救恩。

 

创建时间:2018-9-22 0:00:00    发布人:ccz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