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圣相通》11月11日 圣玛尔定/圣刁多禄

11月11日 圣玛尔定/圣刁多禄

 

11月11日 圣玛尔定/圣刁多禄

圣玛尔定(都尔主教) 

  圣玛尔定原籍班诺尼省(今匈牙利境内),公元317年出生,父母都是外教人。  

  玛尔定的父亲是军官,所以他十五的时候,父亲就强迫他加入军队,驻屯法国的亚米央城。那时侯,他虽还是一个望教者,尚未正式领洗,生活方式已与隐修士相同。    

  有一天,玛尔定出去。时值隆冬,朔风怒号,在城门口遇到一个贫人,衣不蔽体,浑身战栗,向过路人乞讨。走过的人,一文钱不肯给。玛尔定好生不忍,想布施些银钱,可是一摸口袋,没有带钱,就拔出宝剑,将自己的外套割为两段,一半送给那贫人,一半留给自己穿。当夜,玛尔定在睡梦中,耶稣显现给他,身上穿的就是玛尔定白天送给穷人的半件外套,耶稣对他说:“玛尔定,你虽然不过是一个望教徒,你很慷慨,把这半件衣服送给我。”

  玛尔定得了耶稣显示的特恩,爱主之心,蓬勃如焚,就领洗入教。  

  不久,罗马军队侵略高卢,掳获的战利品,将士每人都可以分一份。玛尔定对将军说:“这份战利品,我不要。过去我为你服务,从今以后,我为基督服务。我是基督麾下的兵士,了。”将军大怒,下令将玛尔定囚禁,按军法处理。不久,罗马与高卢议和,战事结束,玛尔定的案件不了了之,玛尔定获释出狱。    

  玛尔定脱离军队,赴波亚叠城,访谒圣依拉略主教。依拉略收录他为门徒,学习修务圣德。     

  过了一个时期,玛尔定返乡,劝家人归正。他的母亲和若干亲戚都被他劝化。不幸的是,顽固的老父亲还是信仰异教,不肯皈依真道。    

  其时,亚略异端肆虐。玛尔定奔走各地,致力驳斥异端。他在依列利城,被异端分子毒打,驱逐出境。     

  亚略异端在高卢也非常猖獗,圣依拉略主教被放逐。玛尔定在米兰暂住,不久又被亚略分子逐出。     

  玛尔定就到热那亚海边的一个小岛上隐居了一个时期。公元360年,圣依拉略重返波亚叠,玛尔定再度赴高卢。    

  玛尔定在里古日创设了一座修院,和若干隐士共同修道(这是法国历史上第一座修院,至1607年方才停闭。1852年,由本笃会士重建)。玛尔定在这座修院住了十年,全力向附近的居民传扬圣教。    

  公元371年,玛尔定当选都尔主教。人们知道他不肯担任主教的职位,托言都尔有一个重病人请他来行终傅。到了城里,就拥他往圣堂,举行祝圣礼。在场观礼的人,一部分认为玛尔定容貌委琐,不堪膺次重任,事实证明,他们的观察完全错误。  

  玛尔定就任都尔主教后,生活和以前一样。最初住在圣堂旁边一间小屋,后来因为来客太多,他在城外建造了一座修院,一有空闲,就在修院里暂住。这就是法国历史上有名的玛木田修院。修院的位置背山面水,原来是一块荒地,成立后不久,就有八十多位修士。

  玛尔定劝化了许多异教徒归正。那时侯,人们奉树木为神,所以玛尔定拆毁庙宇时,将庙旁的“圣树”一并斩下。神庙的司祭说:“圣树可以斩去,但是有一个条件,玛尔定须站在那颗树下面,站在什么位置由众人决定。”树一斩断,朝着玛尔定所站的方向倒下来。玛尔定划了一个十字圣号,那颗树就改变方向,朝另一面倒下去。    

  某日,玛尔定拆毁一座神庙,异教徒持利刃向他猛刺。玛尔定一点也不畏惧,挺胸向前。那人大惊,跌倒在地上,向圣人赔罪。    

  玛尔定每年往各地视察教务。他的传教活动远达沙尔德、巴黎、维也纳。     

  一个酷吏带了一批死囚到都尔,择定第二天执行死刑。玛尔定那时适在玛木田,闻讯立即赶回。到都尔时,已是半夜子时。他连夜到衙门为死囚求情,死囚得免一死。    

  玛尔定预知死期已近。门徒听了,泪如泉涌。玛尔定祈求天主:“主,假如他们还需要我的话,我愿意继续为他们服务,但是请按照你的圣意办理。” 

  玛尔定于公元397年11月8日逝世,葬于都尔城(本日是圣人安葬的日期)。教友到他坟墓致敬者,接踵不绝,后来成为法国重要的朝圣地点之一。    

  玛尔定是法国最著名的圣人之一。法国圣堂奉圣人为主保者,有三千六百座之多。      

 

   圣刁多禄(院长) 

  亚林波山新北伦修院院长圣柏拉图的妹夫,带了三个儿子,弃家修道。父子四人,都非常热心,尤以长子刁多禄圣德最为杰出。 

  

  圣柏拉图派刁多禄赴君士坦丁堡受训,领受铎品。公元794年升修院院长。     

  君士坦丁四世皇帝休妻别娶,圣柏拉图和圣刁多禄公开批评皇帝的不法行为。君士坦丁企图用甜言蜜语笼络刁多禄,刁多禄置之不理。君士坦丁恼羞成怒,将刁多禄和一部分修士放逐到德撒洛尼,并严禁任何人收留他们。年老的圣柏拉图被皇帝软禁在君士坦丁堡。刁多禄写信给柏拉图,报告一路上所受的苦难,并表示坚决为真理作证,决不屈服。数月后,皇帝被迫逊位,刁多禄获准重返修院。    

  公元799年起,刁多禄任史多德修院院长。那是一座古老的修院,公元473年建成,已有三百年的历史。不幸在君士坦丁四世执政期内,修士均被逐出,剩下的只有十余人。刁多禄惨淡经营,重整院务,不久修士人数激增,达一千人之多。

  刁多禄按照圣巴西略所订的原则制定会规。这些会规,由亚托士修院采用,并传布至俄罗斯、保加利亚、塞尔维亚等地。    

  刁多禄提倡学术研究,他个人的主要作品为讲道文稿、圣歌和神修论着。     

  刁多禄、德撒洛尼总主教若瑟(刁多禄的胞弟)和圣柏拉图三人,因宗教问题与尼赛福禄皇帝发生冲突,被放逐至普利斯岛,度了二年的牢狱生活。尼赛福禄皇帝去世后,方才恢复自由。史多德修院的修士被皇帝遣散,调往其他修院。  

  刁多禄与君士坦丁堡宗主教圣尼赛福禄(圣尼赛福禄宗主教与尼赛福禄皇帝名字相同,但非同一人),为了反对“禁供圣像”派异端,与里洪皇帝发生冲突。刁多禄公然宣布皇帝无权干涉宗教问题。尼赛福禄宗主教被皇帝放逐。刁多禄于圣枝主日,率众修士手持圣像列队游行,一路上高唱圣歌。这支歌头一句是:“受赞美者,我们尊敬你的圣像。”     

  自该时起,刁多禄成为拥护正统教义的领袖,反对“禁供圣像”派异端的中坚分子。他竭力劝化众人尊重圣像,被放逐到梅西耶。他在梅西耶写信给信友,劝导他们坚决拥护正统教义。这些信件被皇帝发觉,皇帝将刁多禄放逐到更远的地方(波尼坦城),并命令狱吏对圣人施鞭刑。  

  刁多禄一知道受鞭刑的消息,把上衣解开,请狱吏用刑。狱吏见刁多禄兴奋的样子,又见他常守严斋,骨瘦如柴,非常感动,就命众人退出,在刁多禄的床边,摊上一张羊皮,用鞭子打羊皮,让外面都听见鞭声,然后在鞭子上涂些鲜血,拿出去让众人看。    

  刁多禄在监狱里写信给教宗圣巴斯卦一世和全体宗主教。在那封写给教宗的信里,刁多禄说:“您(指教宗)得了天国的钥匙。您是教会的磐石,您是伯多禄,请您帮助我们。”教宗派钦使到君士坦丁堡,设法解决此事。刁多禄修书道谢,称教宗为“正统信道的泉源,普世教会安全的海港,异端暴风的避难所。”     

  刁多禄和他忠心的随从尼各老修士在波尼旦度过了三年的铁窗生活苦不堪言。冬季严寒,夏日酷热,饮食缺乏,狱吏每隔二天才将少许面包给他们吃。刁多禄写信给教友说:“我预测不久我们就要饿死,可是我们还有活下去的希望,因为天主待我们太仁慈了。”    

  里洪皇帝又截了刁多禄在狱中写给本区教友的信件,心里都是鼓励大家保卫正统教义的话。皇帝命官吏用鞭刑惩罚刁多禄和尼各老,抄写那封信的是尼各老,他第一个受鞭刑。接着轮到刁多禄,他受了一百下鞭子,躺在冰冷的地上。那时正值隆冬,刁多禄伤势沉重,食物不能咽下,幸有尼各老在旁,将稀粥一滴一滴灌在他嘴里。尼各老自己虽然也受了重伤,忍着痛苦,给刁多禄包扎伤口,把腐肉剪去。     

  刁多禄的伤口,过了三个月,还没有痊愈。皇帝的命令又到了,将刁多禄和尼各老发配到斯弥尔纳。二人白天赶路,夜间用铁链锁住。 

  刁多禄在斯弥尔纳,饱受虐待。经过了七年的牢狱生活,新君弥额尔登基,才恢复自由。刁多禄上书弥额尔皇帝,请他与罗马教会恢复关系,准许人民自由供列圣像。可是弥额尔也信仰“禁供圣像”异端,不准正统神职人员返任。刁多禄很失望,悄然离开君士坦丁堡,赴波斯尼亚鼓励教友坚定正统信道。他说道:“冬天过去了,春天还没有到。火熄了,地上还在冒烟。”那时候,刁多禄的精神势力很大,所以隐士(尤其是刁多禄领导的史多德修院的隐士)受到众人的尊敬,因为他们是正统教义的拥护者。     

  刁多禄在亚基太半岛创建了一座修院。826年11月初患病,四日后抱病步行到圣堂举行弥撒,11月11日逝世。     

  刁多禄在东方是一位非常著名的圣人。他是修院制度的立法者,教宗最高统治权的拥护者,为供列圣像问题坚决奋斗而饱受苦难的勇士。他反对“禁供圣像派”异端,纯粹以神学原则为出发点。

 

创建时间:2018-10-6 0:00:00    发布人:ccz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