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州教区》台 州 教 区 历 史

 

台 州 教 区 历 史
      
 
第一部分  简史
 一、开教与发展
       台州天主教的缘起和发展,可追溯到清同治初期,即1861年。当时清政府先后与帝国主义列强签订许多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约,激起广大爱国爱教信徒的义愤,随以各种教派的组织名义,执竿而起,向奴颜婢膝的清政府开展猛烈的斗争。
       参加斗争的有“无为教、大德教、捻教、老母教”等。清廷眼见教徒来势凶猛,恐事态扩大,难以收拾。马上下令出兵,进行血腥镇压,取缔无为教等组织,使一时兴起的革命运动宣告失败。
       革命运动失败后,有一丝线商王先德,与其他“无为教”徒,于1864年在原海门(现改称为椒江,下同)栅桥附近的王兴村,建造庙宇,权作他们秘密活动落脚点。不久,被人识破,向黄岩知府告发,“无为教”组织即被解散,庙宇被捣毁,他们不甘失败,仍上山继续活动。
       1865年栅桥的“无为教”徒,与其同伙在海门的东山汇合,举行“大烛礼”。机关败露,警察赶来,逮捕了他们的头目张基才,张关押不久,经罚400大洋获释。其时,张的一友正在宁波学习天主教道理,得悉张的遭遇,劝他到宁波天主堂学道理。张到宁波,拜傅道安神父为师,认真学习教理,由于他俩接触频繁,日夜相处,傅熟悉台州方言,为日后台州传教,解除方言难懂之忧。
       1865年底,王先德去镇海经商,看到天主教办的育婴堂。保育员对婴儿悉心照管,精心护理,定时喂奶、更衣、体贴入微,犹如亲生女儿一般的具体行动,使他深受感动。随请育婴堂负责人介绍天主教的情况,得到启发,即去宁波学习天主教道理,从而认识真主,找到了人生真光大道,回乡不时向乡亲、伙伴们宣讲天主教的道理。并要求当时驻住宁波的浙江代牧田嘉璧主教派神父来栅桥传教。
       1866年,一周姓医生,从栅桥返甬,向宁波教会汇报栅桥开展宗教活动的情况,引起领导关注。次年,6月18日,教区会议决定:派张老九先生(张舟山人,原在上虞讲道)到海门传道。张开始以儿科医生身份,在海门租房开诊,他一边治病,一边传道,热情待人,深得人心,慕道望教日增。张上书宁波,要求派神父为望教授洗。
       1867年8月15日,张基才如愿以偿在宁波领洗进教,他是台州第一个天主教徒。
       1867年8月下旬,傅道安神父来海门讲道,21天后回宁波参加神父避静。9月底返回台州。
       傅道安1867年秋,在栅桥举行第一台弥撒。
       当时海门要求进教的“无为教”徒,有30余家,“圣诞节”具备领洗条件的25人。临海、黄岩、温岭等,是年受洗进教者24人。
       1868年,台州教会教务发展。《福音》播及闸门头、大岙等处,慕道望教者与日俱增。当年,“复活瞻礼”在栅桥受洗进教者30余人。嗣因教徒增多,教务发展,傅神父难以应付。教会当局选派身强力壮的马本笃神父(江阴人,公元1835-1868)来台,协助工作。不久,马因事调甬,改派沈若瑟神父(海宁人,1835-1868)来台,协助傅治理教务。其时台州教友99人。为解决宗教活动场所,傅在海门、大岙等地,购买地主旧房,作临时经堂。
       凤凰山永贞庙,主持和尚云林,庙产富裕,弟子众多,因3次遭强盗抢劫,对佛教信仰动摇。云林12岁出家,自幼好学,他的弟子不少是“无为教”徒,其中一弟子改信天主教。邀师父云林去栅桥,与傅神父结交,探讨教义。迭经推心置腹的叙谈,云林大开心窍,改变信仰,认真钻研天主教道理,于1868年“圣母升天”瞻礼,在栅桥受洗于傅神父之手,洗名保禄。云林悉心研究教理,后成为传扬圣道的传道员。云林的弟子门生,在他的影响下,先后受洗进者20余人。云林门生遍及雁荡山区的温岭、黄岩、乐清、玉环等地,在各地天主教徒的影响和云林的启发下,纷纷要求领洗,掀起进教热。当时黄岩的大岙和玉环的青塘背,要求受洗进教者32人。是年10月,傅神父为玉环10位望教者授洗。玉环由于教友日增,无处活动,有一热心教友胡廷禄,主动让屋作经堂。后来,教务日益发展,形势越来越好,胡廷禄、胡廷福兄弟俩为解决宗教活动场所,主动捐款献土地,筹集资金,偕同教友,于12月初动工兴建教堂。
       1870年,乐清有教友15人。同年3月,徐志修神父,意大利人,奉命来台州传教,徐为工作方便与马本笃住在栅桥,傅住在大岙。
       1871年,太平县(现温岭)有了第一个教友。《三王来朝》瞻礼,各地去海门参加庆祝活动的教友很多,堂小人多,拥挤不堪。徐即解囊,出资2000法郎,在李岙买下1幢房子,改为经堂,取名“若瑟堂”。“圣诞瞻礼”举行开堂典礼。1872年8月台州教区有经堂5所(海门、栅桥、大岙、李岙、青塘背),教友422人。
       1873年,台州兼管温州、处州(今丽水)2府的教务。是年七八月间,有处州、青田、温州的青年,陆续来栅桥学习教理,参加宗教礼仪活动。从此,台州神父与上述各地教友,关系日益密切。故此神父不辞辛劳,常往那儿施行圣事,开恩功。
       1875年,傅神父调离台州,任海宁车辐浜本堂。
       1876年,台、温、处3地有教堂10所,学校5所,教友972人,慕道者400余人,教务发展。
       1880年12月20日,温州设立本堂区兼管处州。从此台州、温州两地各自分管教务。
       1883年,台州教友922人,学校5所。
       法籍田法服神父,1891年1月起任台州本堂。嗣后,意籍董增德、法籍郎守信、国籍阮振铎等神父,相继到台州传教。
       临海天主堂常驻传道员。一些群众和耶稣教徒,从传道员那儿获得许多天主教的知识,从而改信天主教的百余人。他们热心敬主的榜样,在当地产生了良好的影响。还有路桥、长浦的茅林,慕道望教者日增,部分耶稣教徒改信天主教,一时茅林兴起信天主教热。但因信徒宗教基础知识缺乏、素质差,直到30年代,茅林教友寥寥无几,教友发展到邻村的坦头王去了,现在坦田王教友有100多人。
       1896年,天主教发展到章安、上辇、蔡桥、杜桥、杨司、涌泉、松门等地,当时这些地方要求领洗进教者接踵而来。
       1897年,宁波拯灵会派6位修女来台,以海门建立拯灵会第一分会。分会成立,修女发展,她们为台州教会拯灵工作,为社会服务尽心。主持圣心诊所的修女,特别是亚玻利姆姆,毕生不辞辛劳,热忱为病人服务。从她手中得到康复的病人,不计其数,广大群众对教会的慈善事业、面向社会造福人群的义举,感激良殷,至今犹赞不绝口。
二、建国籍教区
       1911-1949年,为台州天主教发展的持续期。其间,国籍神职人员逐年递增,一改外国主教神父统领治教的局面。
       1911-1917年,天台亭头、燥枕庄、章家岙、下周村、赤山、大路下等地建立分堂。
       1915年,宁波姚公在仙居马宅巷建教堂,并在下力、抱弄、横溪、蟠滩设公所。
       1918年,松门教友徐加荣、加富(巨商)兄弟俩捐款买地建堂。
       1926年,罗马教宗比约十一世,委任胡若山为台州首任宗座代牧,成立国籍代牧区,管辖(临、天、仙、黄、温)等县教务。其时教友4383人,修女(宁波拯灵会、江苏海门婴德会)14人,神父7人。为培养神职人员,胡若山于1933年创办方济修院,苏释蒙任院长,林洁甫、林椒渔任教师。旋因生员少、班级多、教员少,施教难,征宁波教区同意,海门方济修院1936年并入宁波增爵修院。
       30年代台州教区神父,由原来的7名增至21人,传教力量增强。
       1930年,潘也渔任仙居本堂,信徒六七十人。次年苏释蒙任本堂,开设“檠光”小学,增设王宅、下张2公所,教务发展。继苏治理仙居教务的有林椒渔、赵志刚、戴敏生等神父。30年代初,天台开办“光启”小学,蔡子琴任校长。
       1932年,温岭教友406人。次年,坎门建造教堂,占地4000平方米,计大堂及附属房43间,总建筑面积1200平方米,颇具规模。
       1934年,海门创办《台州教区月刊》,程行可任主编。1936年,教廷特命全权代表蔡宁总主教莅台视察,6月28日抵温岭巡视。1940-1942年,俞谷声在天台平镇、牌门建立公所,继俞在天台传教的有肖逸人、周志中、陶然等神父。
       玉环,清朝雍正时设厅,直属浙江。于1912年改县,属温州;当时的教务,连温州均归宁波代牧区管理。1949年温州教会由宁波分出,成立教区,玉环教务划归温州教区管辖。1962年玉环县始划归台州地区行政管辖。
 
三、建国后教史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教会逐步摆脱外国势力的控制,走自力更生道路。1957年,台州教友约6598人,其中黄岩2873人,(包括海门),温岭1147人,天台1005人,临海836人,仙居220人,另外玉环有517人。自五十年代后期,教会逐渐受“左倾政治思想”打击,教会房屋陆续被占,教堂关闭,修女院解散,部分神父教友被捕或遭难。1955年9月胡若山主教被捕,教务由副主教倪儒范主持。1962年胡若山病释后在黄岩堂病故。1966年“文革”,宗教首遭浩劫,彻底禁绝。1966年倪病故,留在教会内的尚有俞谷声、周崇一、蔡子琴等神父。蔡子琴独住温岭新河,周崇一独住临海大园,各自谋生路。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中央重申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各地天主教徒先后建立爱国宗教组织,协助政府落实宗教房产政策,恢复宗教活动场所。1881年椒江教友始组织堂务管理小组,组长蔡子琴(当时蔡神父长住温岭新河,有时来椒江做弥撒),副组长金鸣空。后椒江堂收回了女堂沿街楼下三间房子。临海县政府1984年10月正式下文,退还部分教会房产。椒江市政府1986年4月下文,逐步归还了男女堂教产。台州教区总堂海门(即椒江)天主堂于1987年正式归还开放。接着收回青塘背、坎门、黄岩、温岭、新河、路桥、大园等地的的部分教产;洪家、大溪、大石的教产作了移地重建的置换。
       椒江、洪家、黄岩、临海、玉环、温岭、新河、牧屿等主要堂点,按照党的宗教政策,均先后建立爱国宗教组织,带领信徒走爱国爱教道路,过上了宗教生活,使教会面貌逐渐发生变化。其中仙居、天台、三门三县的信徒,一因老死流失,二因几十年未过宗教生活,至今仍无人出面建立爱国宗教管理组织。
       椒江天主堂1987年开放后,先后住进了蔡子琴、顾谦神父。1988年4月椒江市成立椒江第一届教务委员会,主任蔡子琴,副主任梁学刚,秘书长颜安民。但蔡顾他俩已年过八十,体衰多病,顾又长期双目失明,无法工作,分别于1989年底、1991年初在椒江病逝。
       1987年10月,省天主教教务委员会因地区行政区域的更变,决定玉环县教务从温州教区划并到台州教区。
       各县市的爱国宗教管理组织,根据各自条件,积极开展为社会主义“四化”服务活动。临海、黄岩、大石90年代举办的幼儿班,赢得家长、社会的信赖和好评。1980—1990年,台州教区捐资兴学8110元,赈灾4802元,各类物品6880件,粮票1500斤,修路4000余米。
       1991年台州虽然尚有4位神父,终因董福星神父在梵蒂冈传信大学任教,崔明坤神父留法未回,张文爽、陶然不敢公开“牧羊”,落得台州“群羊”无首,求助温州。因此,台州教务由省两会委托温州教区代管。
       1993年下半年张文爽神父始住进椒江总堂,主持全台州教务。1994年4月台州地区召开天主教首届代表会议,代表35人,成立台州地区天主教教务委员会,主任张文爽,副主任梁学刚、王天云,秘书长王天云(兼),副秘书长周永福。但不久张即得病,经多年治疗,终于1996年2月逝世。
       张得病期间,曾邀请陕西王辉耀等神父来台州服务,后返回。
       1999年经省天主教两会协调,从宁波教区调来徐吉伟神父主持台州教务。以后,又从上海佘山修院陆续毕业了教区从陕西、温州招生来的修生,祝圣了神父。1999年经教区协商,从宁波教区也调来一名修女,与本地的和从山东招生的修女一起,于2000年9月成立了台州教区德兰仁爱服务女修会。
       1999年12月,召开台州市天主教第二次代表会议,代表40人,确立天主教台州教区为全台州市教务的领导机构,调并并终止原天主教教务委员会组织及其活动,并成立台州市天主教爱国会;教区长兼爱国会主任徐吉伟,爱国会副主任郭天平、杨作飞、梁学刚、王天云、周芳佳,秘书长梁学刚(兼),副秘书长周永福、王安娜。2004年12月召开台州市天主教第三次代表会议,代表46人,选出市天主教爱国会主任徐吉伟(教区长兼),副主任杨作飞、梁学刚,秘书长梁学刚(兼),副秘书长王安娜、管宏恩。
       现台州教区有开放堂所23处(另有祈祷点2处),神父4名,发愿修女9名,教友约5000人
      
第二部分  教 堂
一、临海天主教
       临海天主堂座落在巾山路赵巷37号,解放前教友2600人,现在教友1410人。在临海传教的神父有姚公、俞国梁、郑明希、应乐善、管理伯。城外公所原先有杜下桥、大石、大田、大园、尤溪、墩头等6所。城关原大堂范围内的房地产包括7间圣堂,现仍由台州电影院占用,另有3处公所教产未落实。其他城关的教产大部分落实。现在除暂作经堂的楼上楼下房子自用外,其余房子大部分出租。
      
二、黄岩天主教
       1927年,应乐善神父首先长住黄岩传教。1930年受胡若山主教委托,在道义巷购地2.895亩建堂。四面围墙,南面沿大路盖向阳楼9间,西面女堂楼房4间,中间大堂连更衣所6间,东面神父楼1幢5间,北面平屋、厕所共17间。50年代受极“左”思想影响,神父被“扫地”出门,全部房子被占用。宗教活动被迫停止。现在除临街9间房子只获得二间店面房外,其余房子基本落实。现有教友400余人。
       路桥天主堂,坐落南栅磨石桥东,四面围墙,墙内西、南两边有大片空地,居中有坐北朝南楼房5间、披一间,1966年先后被各单位占用。1987年落实政策时,按原房的平方面积计算,只归还西头4间楼房。
       茅林若瑟堂,司事茅同法、阮正斋、孙臻福、陶仁龙。有楼房5间、平房5间、大堂4间,堂前是水塘,堂东空地一片。“文革”前楼房3间倒坏,剩下的2间楼房和大堂,“文革”时被拆除,现尚未落实政策。
       头陀公所,在山平头,司事皮文华。原有房子9.5间,空地3000平方米。大跃进时,当地政府将2间平房与山下梅青调换房间1间,给陈秀兰母子2人;将半间房子拆掉,兑现50元。其余房子全被占用,尚未落实给教会。
       大岙公所,司事程寿堂。解放后由徐桂春代管。总面积1.826亩,屋6间,“文革”时被当地村拆卖,至今未落实。
      
三、温岭市天主教
       温岭市解放前有教友1860人,现有教友1020人。住神父的堂所3处(温岭、新河、卷桥)。曾在温岭传教的神父有姚弥高、肖逸人。在新河治理教务的有周崇一、程行可、管理伯、姚弥高、顾谦、蔡子琴。
       温岭司事:城关堂罗大年,松门陈文潮、周振才,桥下周学祥,塘下陈云庭,牧屿黄合九,岙环陈可明,温西徐冠庭,大溪赵斯涵等传道员。
       温岭城关天主堂,原有大堂7间,神父楼9间,平房8间,空地一大片。大跃进时,全部房地产被镇政府无偿占用。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经该堂管理组织积极奔波,收回神父楼和北面数间;披屋现改建为可容近百人的临时圣堂,其余尚在争取落实。
       新河天主堂约于1930年建造。20世纪50年代,神父被驱逐出堂,教堂无人经管。墙内分男堂女堂;男堂有大堂、钟楼、神父楼、学习室及住房等,由房管部门卖给新河卫生院。后经教友多年努力,终于在2004年圣诞前全部归还。
       松门天主堂,1918年由当地富商徐加荣兄弟俩出钱购地,李思聪神父出资兴建的。均被当地社会团体侵占,后被改作影剧院。松门教友为维护教会合法权益,连年力争,终于在2005年4月上旬,达成协议,由政府划拨土地10亩,让教会移地顺利建堂。
       大溪天主堂,大跃进时,被地方单位侵占改作它用。20世纪90年代由宗教主管部门协调,采取经济补偿异地建堂的办法解决。受经济、土地面积遏制,新教堂公仅三间楼房,可供五、六十人过宗教生活。
       箬横桥下公所,经神父教友的努力,于二十一世纪初归还给教会。
       牧屿天主堂,黄合九先生从1935年到1940年任首任司事,当时教友七、八十人,无经堂,借街口教友蔡刚明家中堂楼上过宗教生活。1936年胡若山主教鉴于牧屿教务迅速发展,教友骤增,无活动场所,决定拨款,在牧屿街南购地三亩余,新建大堂五间,楼房五间,灶房及厕所各二间,四周围墙,场地宽广,教堂高楼拔地而起。其时,牧屿慕道望教要求领洗进教者,纷至沓来,教友由原来的七、八十人增到500余人,1940年教友总数800多。至此,牧屿教友人数为温岭务堂口之最。1940年黄合九调温西,由城关罗大年继任牧屿司事……教务发展滞缓。1953年,教务情况一落千丈。1956年乡政府进驻牧屿堂,司事罗大年被捕,牧屿堂面目全非。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教友多次要求政府归还被占房地产,始终未予落实。80年代后期,蔡子琴神父在无奈情况下,为解决教友过主日问题,要求政府出资,在街外山脚下盖了很不像样的三间楼房,权作教友临时宗教活动场所。

 

创建时间:2011-9-14 0:00:00    发布人:ccz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