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圣相通》5月17日 圣巴斯卦

5月17日 圣巴斯卦

 

5月17日 圣巴斯卦

  1540年圣神降临节,巴斯卦生于西班牙的亚拉冈王国。家庭贫寒,父母热心敬主。巴斯卦从7岁起,度了12年的牧羊生活。从没有上学读书的机会,他一字不识,可是他非常热心,想念圣母小日课,便自己学习念字母,读书写字。他每天赤着脚在岩石上行走,食不求饱,牧童常穿的外衣里面,加上一件类似修士会衣的长袍。由于工作关系,他不能每天到堂里望弥撒,可是不能望弥撒的日子,一清早就跪在地上,念经祈祷,双目朝向远处的西爱拉圣堂。有一个牧童,常同巴斯卦一起在山地上牧羊,好几次亲眼看见天神降下,送圣体给他领,圣体悬在空中,下面有一只圣盘衬托着。这些事迹,到了50年以后(那时巴斯卦已经去世),牧童亲向教会当局作证。巴斯卦童年的时候,圣五伤方济各和圣女加辣显现给他,嘱他入方济各会修道。    
  巴斯卦绝对尊重公平的原则,不愿使他人无故受损。有时他的羊践踏或咬坏了人家的葡萄或农产品,心里非常不安,便把他每月所得的菲薄薪金,拿出来,赔偿别人的损失。同伴们虽然钦佩他为人正直,可是总觉得他有些太过分。  
  到了19岁那年,巴斯卦申请加入“赤足”方济各会。这会的会规非常严厉,修院当局怕巴斯卦太年轻,过不惯这种生活,最初不敢收录他。过了一个时期,巴斯卦的入会申请,终于获得修院当局批准。会规是严厉的,可是巴斯卦有的是毅力,所以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困难。同院的修士,都非常钦佩他,往往自叹不如。  
  巴斯卦对病人,贫苦无依的人,非常同情。见别人受苦,就热泪盈眶。为了解除别人的困苦,只要自己能做的事,总不推辞。
  巴斯卦虽然不苟言笑,性情偏于严肃,可是他很乐观,待人和气。  
  有一次,巴斯卦在饭厅打扫,门关着。一个修士恰巧走过,从门缝张望,只见巴斯卦在屋里对着圣母像笑容满面,手舞足蹈,好像老莱子彩衣娱亲。那修士一声不响走开了。过了一会,推门进去,见巴斯卦神采奕奕,貌如天使一般。  
  徐墨纳神父任方济各会省会长数十年,与巴斯卦接触较多,外出旅行,常携巴斯卦为伴。他说道:“在这悠长的岁月,我与巴斯卦相处,从来没有发现他有任何缺点,任何指责的地方。” 
巴斯卦最出名的特点,是他对于圣体圣事的特别敬礼。修士们常常见他一连数小时,高举着双手,直僵僵地在圣体龛前,朝拜吾主耶稣的圣体。所以人们称他为‘圣体圣事’的圣人。根据徐墨纳神父记述,巴斯卦有空暇的时间,就到圣堂里去拜圣体。他每天要辅好几台弥撒,第一台弥撒起,辅了一台又辅一台。为了与祭台上的耶稣多接近几次。别人念完了早祷经,离开圣堂,他还是依依不舍,在圣堂里逗留一会。晚上最后一个离堂,早上第一个进堂。巴斯卦每天领圣体后,常念的谢圣体经,有几篇是他自己编写的,有几篇是他从别的圣书上抄录来的。这几篇谢圣体经,巴斯卦用工整的小楷,亲手抄写,文字简单,意义深切,充分表示巴斯卦多么透彻通晓超性的道理。巴斯卦死后不久,华伦西亚总主教真福若望,读了这篇谢圣体经,十分钦佩,觉得这位辅理修士的圣德,确是出类拔萃。他对徐墨纳神父说:“我读了巴斯卦编的谢圣体经,觉得我们的书,真是相形见绌。依我看来,我们的书,只好一把火烧掉。”徐墨纳神父道:“主教大人,我们的书没有什么不好,我们不必烧掉。我们应烧掉自己的‘骄傲之心’才是。”  
那时候,法国宗教战争很激烈。天主教徒通过新教军队占领的区域,非常危险。巴斯卦法文一句也不会讲,奉了教会当局委派,以一位辅理修士的身份,居然越过战区,向总会长报告会务。他在路上,照常穿着会衣,一点不隐避身份,好几次被新教徒拦住,赖上主保佑,能安然脱险。路过奥尔良的时候,加尔文教徒迫他对圣体圣事的道理表明态度(该异端派不信耶稣在圣体中)。巴斯卦坦然承认耶稣确实隐藏于圣体中,加尔文党徒企图驳斥巴斯卦,反被巴斯卦驳倒,恼羞成怒,用乱石掷他,没有掷中,圣人很灵巧地逃走了。
    巴斯卦于1592年5月17日圣神降临节安逝(他生日也在圣神降临节,诞辰和忌日相同,确是很巧)。临终时,口里不断在诵念耶稣圣名。正当他断气的时候,隔壁圣堂里大礼弥撒,正成圣体,辅祭正在摇铃,一生虔敬圣体圣事的巴斯卦,就在神父成圣体的时候,脱离尘世,更是奇巧。    
  巴斯卦生前死后,有许多灵迹。所以立品程序,进行得非常迅速。1618年列真福品,1690年荣列圣品。    
  巴斯卦埋的坟墓里,常发出奇异的声音,犹如敲门的声音似的,这奇声一连持续了数百年。    
  1897年教廷封巴斯卦为圣体大会的主保和圣体善会的主保。
  圣犹达•艾玛尔德说:“你去朝拜圣体时,你要想,你是要去天堂,去赴天主的圣筵,你想,在这4小时内,在这两小时内,在这一小时内,主耶稣要接见你,要给你恩宠和爱。”

 

创建时间:2019-5-15 0:00:00    发布人:ccz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