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圣相通》5月25日 圣伯达/圣额我略七世教宗/圣玛达肋娜.沙斐.亚巴拉

5月25日 圣伯达/圣额我略七世教宗/圣玛达肋娜.沙斐.亚巴拉

 

5月25日 圣伯达/圣额我略七世教宗/圣玛达肋娜•沙斐•亚巴拉

圣伯达(圣师)  

  圣伯达生于公元673年至675年之间,是英国圣教历史上最著名的一位修士,自幼在本笃会学校读书,年稍长,入本笃会修道,年30岁晋升铎品。 

  他在“自修不忘工作”的原则下,潜心研究圣经,专务祈祷。圣人在他的自传中曾说:“我的整个幸福,是在读书、教授和写作之中。”从此可见他修己淑人的精神。 

伯达生平著作极多,据说共有45种,可惜有不少已失传。他所著的《古经诠解》,多取教父们的意见。他在世的时候,这本书已为英国许多堂区采用。  

一般人通常称伯达为“可敬”伯达,这“可敬”二字本是人们尊敬圣人的称呼,到后来,成了他的别号。 

    公元735年,圣伯达突患重病,群医束手。他的门徒含泪环绕在病榻前朗诵经书。伯达自知在世时日无多,加倍努力工作。复活节到耶稣升天瞻礼的40日内,忙于翻译福音经,将若望福音译成英文;此外,还将圣依西多禄的笔记汇辑成书。  

  临死的前夕,他整夜不睡,口述若望福音最后一章的译稿。下午3点钟,他请神父来代他祈祷。傍晚时,抄写员过来对他说。还有最后一句文字没有写好。伯达口述了这句文字以后,高呼道:“主呀,你说的真对:一切都完成了!请你接受我的灵魂吧!”说完这句话,瞑目安逝。 

  伯达于1899年荣立圣品,由教宗良十三世立为圣教会圣师。  

   

圣额我略七世教宗  

  圣额我略原名喜德朋,意国托斯卡尼人。青年时,赴罗马读书,有一位老师,名叫格兰兴。他对这位老师的才德,非常钦佩。格兰兴后来当选教宗(额我略六世),就委派得意的青年门生喜德朋做他的秘书。

  额我略六世驾崩,喜德朋悄然隐退,往克吕尼修院隐居。那时,克吕尼的院长是圣奥地禄,副院长是圣许格。喜德朋的初意,本欲在克吕尼终身修道,不料伯吕诺当选教宗,强邀他同往罗马,护理教廷事务。  

教宗圣良九世执政期内,喜德朋掌理财政,协助教宗执行各项改革,他的功劳很大。圣良九世驾崩,喜德朋以元老身份,护理教务。前后四位教宗,遇有重要事务,都征询他的意见。  

公元1073年,教宗亚历山大二世驾崩,喜德朋枢机当选,取名额我略七世。额我略深知教宗责任的艰巨。过去,他曾辅佐教廷,整顿教会纪律,治理教务。可是如今他要亲身肩负治理教会的重任,采取各项重要的决定。额我略具有坚强的毅力,惊人的才智,应付各项错综复杂的局面的雄才伟略。在当时的环境中,他确是收养基督羊群的最理想人物。 

额我略继位后不久,就开始大力改革,纯洁教会,铲除贿赂、出卖神职和神职界的淫乱行为。首先下令将米兰总主教撤职,因为这总主教的职位,是以金钱买来的。接着,他颁布诏令,严禁以金钱买卖各项神职,这诏令一颁布,若干曾以金钱贿买神职的人,大起恐慌,准备反抗。可是额我略令出如山,立即认真执行,贿买的陋习,为之扫除一空。  

额我略第二道诏令,是禁止世俗人士(包括君王,皇帝在内)干涉神职人员之选任。   

  为了执行上述诏令,额我略遴选各修院的修士,以朝廷特使的名义,亲往各地调查,采取各项办法,彻底实现改革。 

    英国和法国的君王,对额我略诏令,表示服从。所以在英法两国,额我略的改革方案,可以顺利推行。可是德国皇帝联合罗马一部分贵族,顽强抵抗。耶稣圣诞夜,额我略在罗马大堂举行弥撒,暴徒冲到堂里,劫持教宗,把他扣押了几个小时。民众闻讯,涌入圣堂,把额我略救出。不久。亨利变本加厉,发表宣言,扬言他将另推一人任教宗。    

  额我略鉴于事态严重,颁诏开除亨利教籍,并宣布皇帝所统治的人民,今后无须向他效忠。德国贵族,对皇帝的暴行,早已表示不满,遂于公元1076年10月集会决议,假如亨利在一年内,未能获得教宗特赦,恢复教籍,就丧失皇位,人民不再向他效忠。亨利知众怒难犯,亲往嘉诺撒堡,向教宗请罪求赦。额我略撤销开除亨利教籍的处分,事态平息,亨利的皇权,重趋稳固,但他故态复萌,干涉教会事务,额我略再度宣布开除亨利教籍,亨利率兵进攻罗马,罗马被包围两年后陷落,额我略退隐圣安日洛堡。诺曼公吉斯卡尔率兵亲往,击溃了亨利的军队,将教宗救出。但是由于该军队四处抢掠,罗马人非常激怒教宗,从这时起,额我略退隐嘉诺撒。1085年5月25日,在索勒纳逝世。临终前,他表示对过去与他有宿怨的人,一概宽恕。“我为了爱护正义,痛恨恶行,竟被流放至死。”这是圣人临终时所说的话。由此可见:他为了维护圣教的独立,并为基督真道毕生奋斗,所受的苦难,是多么深重,非有刚毅和坚韧的精神,怎能如此。     

警言:路上莫徘徊,,目标莫忘怀,永远勤奋,永远运动,永远前进。  

 

圣玛达肋纳•沙斐•亚巴拉(童贞,圣心女修会会祖) 

  圣玛达肋纳•沙斐•亚巴拉是法国蒲公弟人,生于1779年12月12日。她的领洗代父是胞兄类思。类思比她年长11岁,后来入修院读书,读完了神哲学,回故乡教书。那时玛达肋纳年10岁。类思觉得胞妹的圣德很有根底,将来很可以为教会作一番事业,便把各种宗教学术传授给她。  

  这个10岁的女童,一天到晚,坐在阁楼里,忙着读拉丁文、希腊文、历史、物理、数学。她的胞兄督促功课甚严,所以玛达肋纳进步很快。有一次,她送一件小小的礼物给哥哥,以表谢意,不料她哥哥接过来,随手扔在火里。    

  1793年,类思因维护信道被捕,度了两年的铁窗生活,获释出狱,重返故乡,接胞妹到巴黎,继续给予道德和宗教训练。现在马达肋纳开始学习圣经、教父著作和神学。在灵修方面,她学习控制个人的意志,操务苦行。  

  法国政局重趋稳定,热心人士积极计划推展传教事业。有一部分青年司铎,致力恢复耶稣会。他们的领袖华林神父,早已有意组织一个女修会,从事女子教育工作,他听见类思巴拉神父,讲起玛达肋纳的才德,便约她来谈话。

  华林与玛达肋纳几次会谈,觉得她才德双全,确是创立新修会的理想领袖人物。

有一天,华林神父问玛达肋纳将来有什么计划。她说:“我准备入加尔默罗圣衣会做一位辅理修女。”华林神父对她说:“不,这不是天主颁赐给你的圣召。你的才干,你过去所受的训练,应当用在另一种宗教事业上。”接着,华林神父把自己的计划讲给玛达肋纳听,他准备创立一个女修会,从事女子教育工作,这女修会应当奉献给耶稣圣心。玛达肋纳很谦逊地、而且满怀信心地、接受华林神父的计划,献身女子教育的神圣任务。她事后追述道:“那时候,我什么也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我都接受天主的安排。”  

  1800年11月21日,玛达肋纳和其他3位望会修女开始了她们的修道生活。第2年,她被派往亚米盎斯一家学校读书。圣心女修会的第一座修院也设在亚米盎斯。入会的修女,渐渐增多。两年后,首任会长辞职,华林神父派玛达肋纳继任。那时,她还只有23岁。全院修女中,她的年纪最轻,可是会长的职务,她一连担任了63年。

  新修会在亚米盎斯继续发展,1804年,玛达肋纳往格肋诺勃创立分院。格肋诺勃分院的修女中,最著名者是福女杜钦。圣心会的美洲分院,就是福女杜钦创立的。  

  在法国各地“圣心会分院”,多如雨后春笋,初学院设于波帝爱。初创期内,玛达肋纳亲王波帝爱,辅道初学修女。

  不幸的是,当玛达肋纳离开了亚米盎斯以后,院长和指导司铎(按:那时华林神父已辞职,指导司铎一职由另一位神父担任)对会规颇多曲解,玛达肋纳一人也难以说清,只得耐心祈祷,求上主援助,恩赐新修会不致中途夭折。  

  否极泰来,玛达肋纳拟定的会规,在1815年全体大会上通过,会务顺利发展。玛达肋纳一手创办的分院,达105座之多。今日交通工具发达,来往各地旅行,不发生任何困难;可是19世纪初叶,交通不发达,玛达肋纳的行程,遍及法国全境;3次到罗马,英国、瑞士、奥国也都去过。为一个体弱多病的女子,的确不是容易的事。  

  玛达肋纳设法在每一城市,创建一座义务学校,供贫苦女童读书,不收任何费用。由于学校太多的缘故,她没有充分时间一一去视察。有时不能不用通信方法,指示管理方针。所以她写给各地分院和学校的信札多得很。此外,她每天必须接待许多宾客,洽谈各项教育行政问题。她曾对一个修女说过:“为一个德行不完备的人,工作太多,可能是有危险的。可是,为一个热爱耶稣的人,工作越多,收获越丰富。”这几句话,用在玛达肋纳自己身上,确是最贴配的。    

  1826年12月,教廷正式批准圣心会的成立。15年后(1839年),若干修女代表,在全体大会上,要求修改会规。玛达肋纳不愿与人多争,表示新会规暂时付诸执行,以3年为期,届时视成绩如何,再作决定。新会规实施后,成绩不佳,教廷拒绝批准。下一次全体大会,一致赞成照常采用原有会规。 

  玛达肋纳暮年生活,与圣心会是分不开的。她以全部精力推展会务,提倡教育事业。1864年,她以年老力衰为理由,提出辞职。可是全体大会坚决挽留,另委副会长一人协助她治理会务。 

  玛达肋纳于1865年5月21日安逝,享年86岁。其时,圣心会的分会已遍布欧美两洲的十二个国家。 

  玛达肋纳于1925年荣列圣品。

 

创建时间:2019-5-15 0:00:00    发布人:ccz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