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存证道》天主圣三节

圣三各异而共融,万象分殊而归一

读经一:(箴8:22-31):天主的智慧存于一切之先
读经二:(罗5:1-5):藉基督与天主和好,赖圣神满有圣爱
福 音:(若16:12-15):父所有的一切都是子的
中国文化: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非唯我爱竹石,即竹石亦爱我也。

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所以我说:他(圣神)要把从我所领受的,告诉你们。(若16:15)

今天是天主圣三节,在谈论圣三道理之前,让我们简略地回顾一下我们的信仰。

首先,在相信神与不相信神之间,我们选择了「信神」,而不作「无神论者」。其次,在相信多神与相信一神之间,我们选择了相信「一神」,而不相信佛教、道教或中国的民间宗教。然后,在相信基督所宣讲的一神与其它的一神之间,我们选择了以基督的启示为核心的「一神」,而不相信伊斯兰教的或犹太教的「一神」。最后,在同样相信基督的启示的宗教间,我们选择了信天主教,而不信基督新教。

我个人选择了相信天主教,很主要的一个原因,是因为天主教自梵二以后,已确立了一种很开放、很有包容性、很整全、很全面、很平衡的信仰观,它既能符合中国文化中的中庸之道,也能很有机地把信仰和生活结合起来。在讲天主圣三道理时,这种结合尤其显得突出。

天主圣三是教会所信的一项最基本的真理,我们相信世间只有一位至上神,他就是三位一体的天主。这个天主包含有三位:即圣父、圣子、圣神。我们每次「因父及子、及圣神之名」划十字圣号,或唸「愿光荣归于父、及子、及圣神」这首圣三光荣经时,就是在宣认「三位一体」的天主的奥迹。

我们一向称「圣三」为奥迹,因为这不是我们的理智可以明白的,因为三就是三,一就是一,不能同时又是三又是一。但天主确实是同时又是三又是一的,因为在这个「唯一」的天主之内,就存有截然不同的「三位」,就好像我、你、他是三位,但我们三位加在一起,又是只有一个一样。当然,这是谁也说不清的「奥迹」。

但用理性说不清的东西,也许用诗人的眼光却可以「看」得出或感受到一些端倪。

杜甫有一首诗这样说:「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这首诗的最后两句是说:从那四四方方、空空洞洞的窗框看出去,西岭美丽晶莹的千秋雪,已成为窗的一部分,并且和窗合成了一幅绝妙的图画;而在这个一无所有的门口,却泊了东吴地方长近万里的无数船只,也同样构成了一幅令人赏心悦目的山水画。

这就是中国园林中的「借景」艺术,它能把远方的景物拉到眼前,收为己用,并借大自然的化工,点缀自己生存的有限空间。

窗和千秋雪都是分殊的两件实物,加在一起却成了一幅别具生趣的图画;门和万里船也是两种不同的东西,却形成了一幅很有韵律的「动画」。

如果我们能达到郑板桥赏景的境界:「非唯我爱竹石,即竹石亦爱我也」,我们更是把远景、近景,和赏景的人都融合为一了,这不是很有「圣三」的味道吗?

当然,这也决不能说明三位一体是什么,它只是给我们带出一点三位一体的味道而已。梵二的《教会宪章》却是由另一种角度去看三位一体,尤其突出圣父、圣子、圣神在救恩史中的角色。

圣父创世,圣子救赎,圣神圣化:这是我们最耳熟能详的对圣三的描写,其中所带出来的讯息,我们也有必要在生活中活出来。

例如:如果世界是天父所创造的,它就是属于天主的,我们不过是世界的管家;如果圣子降生为人,活过人的生命,走过人的路,我们也应走人的路,做个百分之百的、堂堂正正的人;如果圣神圣化人心、圣化生命,我们便应随时掌握圣神的临在,并经常进入内心的深处去与圣神会晤,并张开眼睛、去辨认圣神临在的足迹和时机。

耶稣曾说:「父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圣神要把从我所领受的,告诉你们。」这话似乎在说,在我们的生活中,圣神的位置十分重要。因为在子内有父的一切,而圣神则把子的一切告诉我们。意即如果我们服从圣神的领导、听从良心的声音、抓紧圣神的临在,我们便可以让圣三活在我们的心中,而我们也活在圣三之内了。

创建时间:2019-5-20 0:00:00    发布人:ccz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