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存证道》圣体圣血节

天上自是有情痴,长留圣体待痴儿

读经一:(创14:18-20):默基瑟德的祭献
读经二:(格前11:23-26):领受圣体圣血即宣告主的死亡与再来
福 音:(路9:11b-17):增饼的故事
中国文化:一年将尽夜,风雪夜归人。挑灯夜未央。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鼎镬甘如饴,求之不可得。万事有不平,尔何空自苦?长将一寸身,衔木到终古?我愿平东海,身沉心不改;大海无平期,我心无绝时。

主耶稣在被出卖的那一夜,拿起饼来,感谢了,擘开,说:「这是我的身体,是为你们而舍的。你们要照样做,来纪念我。」晚餐后,又同样拿起杯来说:「这杯是用我的血所立的新约,你们每次喝,应这样行,为记念我。」的确,直到主再来,你们每次吃这饼,喝这杯,你们就是宣告主的死亡。(格前11:23-26)

耶稣是在最后晚餐时建立圣体圣事的,那是他「被出卖的那一夜」。那一夜,耶稣心事如潮涌,充满了别绪和离情,可以说那是耶稣柔肠寸断的一夜。那一夜,他和门徒谈了很多话,也向他的天父作了一个相当长的祷告。也就是在这一夜,耶稣留下了他的身体和宝血,作为我们生命的食粮。

这是救恩史上一个很突出的夜晚。

「夜」这个字,在我们的脑海中,是否也会勾起一些特别的感觉,或一种意在言外的感慨或感怀呢?

旅行人在年关临近之时,风雪交加之夜,急忙赶着要回到温暖的家去和家人团聚,我们说这是「一年将尽夜,风雪夜归人」。那是一个融和着心内的热和身外的冷,交织着挣扎、焦急、期盼和奋斗之夜。他急着要和家人会晤,很想知道亲爱的人是否平安;但他现在又是多么的举步维难!

文天祥在他从容就义前的那天晚上,在监狱中熬夜到天明,等待着那不义的判决,和他那「鼎镬甘如饴,求之不可得」的时刻的来临。天明前的那一刻,他在《除夜诗》中所流露的感慨是「挑灯夜未央」。这是一个长夜将尽未尽之际,呈现出来的是一个生命中有凄凉、坚忍中有悲壮之夜;我们见到一个英雄和烈士的生命已到了尽头,却仍企盼自己的浩然之气能长留世间,使薪尽而仍能火传。

爱儿要远行了,不知何日是归期,慈母的感受又是怎样的呢?她只能用她那慈母手中的线,去道尽心中的情。她在为爱儿「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之际,期望的是在寒风的凛冽中,爱儿能感受到远方亲娘的拥抱、爱心和温暖;而慈母缝呀缝呀的,大概也要缝到深更半夜吧?

这些都是世界上有情、有心的夜。耶稣在要离开世界、吻别宗徒们前的心情是怎样的呢?那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夜呢?

耶稣在他三年的传教生活中,讲了很多道理,但令我们读起来特别感动的,也许要算他在「被出卖的那一夜」所说的长长的训话——临别赠言了。

这一夜,耶稣讲的话特别具有深意,也充满了深情,因为过了这一夜,他就要「回归父家」了。但他归家的方式不只是要经历「风雪夜归」的艰难,更是要历尽从容就义的壮烈。

他最后是要离开世界了,但他用了三十三年与人类建立起来的亲密关系,又怎样延续和维系呢?

慈母能做的一切,是把全部的情和爱都贯注到那件衣服上。而耶稣呢,他却想到了一个旷古绝今的方法,把自己的整个而完整的生命,都投放在一件他自己发明的「圣事」中:「这就是我的身体,是为你们而舍的。」「这一杯就是我的血,新而永久的盟约之血,将为你们而倾流,以赦免罪恶。」(弥撒经文 )

这就是耶稣在若望福音中早已预示了的圣体圣事:「我是从天上降下的生活的食粮;谁若吃了这食粮,必要生活直到永远。我所要赐给的食粮,就是我的肉,是为世界的生命而赐给的。我的肉,是真实的食品;我的血,是真实的饮料。」(若6:51,55)

耶稣建立了圣体圣事,他的身体为我们而舍,血为我们而流;他舍了自己的身体和宝血,是为了成为世人的食粮。

这是一个为世人而存在的耶稣,他真是一个多情的神,一个情深一片的天主。我们一向口口声声说要为天主而辛劳、为天主而奉献,想不到我们的天主却是心心念念地只顾为人而牺牲、为人而舍命。

顾炎武先生想知道那只要去填平东海的精卫鸟,为何这样痴情。他这样问:「万事有不平,尔何空自苦?长将一寸身,衔木到终古?」精卫鸟坚决地回答:「我愿平东海,身沉心不改;大海无平期,我心无绝时。」

我们的天主不是更痴心吗?他这样坚决地爱人类,我们又要怎样对待他呢?我们也能对他深情无限、痴心一片吗?

 

 

创建时间:2019-5-20 0:00:00    发布人:ccz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