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存证道》常年期第十五主日

四海皆兄弟,万众共一心

读经一:(申30:10-14):诫命就在人心里
读经二:(哥1:15-20):藉基督人可达致圆满
福 音:(路10:25-37):善心的撒玛黎雅人
中国文化:荀巨伯舍命全交;胡人军官说:「我辈无义之人,而入有义之国。」

那人对耶稣说:「谁是我的近人呢?」耶稣答说:「有一个人从耶路撒冷下来,到耶里哥去,遇到了强盗;他们剥去他的衣服,把他打得半死,丢下他就走了……有一个司祭……一个肋未人……一个撒玛黎雅人……你认为这三个人中,谁做了那个遇到强盗者的近人呢?」他答说:「是怜悯他的那个人。」耶稣就对他说:「你也照样去做吧!」(路10:29-37)

这是圣经中一个很出名的故事。有一个法学士问耶稣:「师傅,我该做什么,才能得永生呢?」他这样问,明显只是为了试探耶稣,因为这个法学士从自己的传统中,老早已经获得了他以为是绝对正确的答案:即凡严守梅瑟法律的人,都将复活而得永生。

但耶稣反问他:「法律上怎么说?我的意思不是请你告诉我,一般人如何说,而是请你深入的反省一下,天主所颁布的法律,它本身记载了什么?」法学士不敢怠慢,把自己从法律上学来的东西,据实回答:「你要全心、全灵、全力、全意爱上主你的天主,并且要爱近人如爱自己。」(路10:27)这是一种全面而绝对的爱,对象包括天主,也包括人。

其实,我们和那位法学士都同样相信爱主、爱人的意义和价值。但如果我们在「爱人」这方面,再深入一点去问一个所谓「六何」的问题,即何人?何事?何地?何时?如何?为何?我们就觉得问题并不简单了。至少,我们要弄清楚:谁爱?爱谁?如何爱?「我」愿意去爱吗?「我」愿意为爱而付出代价吗?

所以法学士才有第二问:「究竟谁是我的近人呢?」这就引出了耶稣所讲最出名的其中一个比喻——慈善的撒玛黎雅人比喻。

比喻是这样的:有一个人受了伤,躺在路旁,亟需别人的救助。有两个他同族的人,其中一位还是司祭,他们都只是在他的身旁经过,没有救他。后来有一位和他不同国家、种族和信仰的人,即一个被犹太人视为「外邦人」的撒玛黎雅人,一个与他无亲无故的陌生人,却主动伸出援手。这个陌生的外邦人的爱相当周到,他不单对他动了怜悯的心,还很彻底的帮他解决问题。

首先,他帮他渡过目前的困境,在他的伤处倒上油和酒,而且包扎好。然后,他带他到一个安全的客栈,悉心照顾他。最后,他还谆谆的吩咐店主,要给他好好的照料,所有的花费,他都会全部承担和支付。

我想起了《世说新语》中一个「舍命全交」的故事。

荀巨伯到远方探朋友,刚好遇到「胡贼」来攻城(这里的「胡贼」大概即等于圣经中的「外邦人」)。朋友们都劝巨伯赶快逃跑。巨伯说:「为了贪生而败坏做朋友的义气,这是我荀巨伯会作的事吗?」他于是留下来照顾朋友。胡贼入城见到荀巨伯,就对他说:「全城的人都逃光了,你们两人好大的胆子,竟敢独自留下!」巨伯说:「朋友病重,我不忍心舍他而去,宁愿牺牲自己,来换他活命。」胡贼就很感叹地说出下面的名言:「我辈无义之人,而入有义之国。」于是撤军离去,全城得以保全。

「胡贼」本来被所谓「礼义之邦」的中原人视为野蛮人,既不文明,又没有文化。现在,这些「野蛮人」竟然可以承认自己的缺点,并懂得欣赏对头人的优点!这就有点像耶稣所说的,不信天主的「外邦人」,竟然比信天主的「选民」更有信仰的意味。

民族感是好的,但自以为是、自我中心的排他性民族感,却非天主的圣意。所以耶稣经常提醒他的同胞:天主爱一切人,连犹太人所不喜欢的外邦人,也有可能得到天主的祝福,他们甚至可能比天主的选民有更大的信德和爱德。

这个比喻除了教我们如何去爱「近人」外,也应使我们意识到「谁是我们的近人」,因为爱可以打破一切人间的阻隔,把一切人看作近人,使所有人变成近人。

所以,近人并不单是指在我们身旁的人,也不限于我们的家人或朋友。我们主动接触谁,谁就是我们的「近人」,他们可以远在千里之外。其实,只要我们肯张开双手,敞开胸怀,天下的人,都是我们的「近人」。

创建时间:2019-6-21 0:00:00    发布人:ccz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