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圣相通》7月12日 越南殉道烈士

7月12日 越南殉道烈士

 

越南殉道烈士

越南的土壤,浇灌了殉道烈士的鲜血,开花结实。19世纪初叶,教务欣欣向荣,但是从1820年起,官府疯狂迫害圣教,新的传教土,禁止入境,教友被迫在背教和牺牲生命中作一选择,官方把苦像扔在地上,命令教友践踏。教堂全部封闭。这一段时期,神父教友为真道致命者,不计其数。殉道烈士中,有77位由教宗良十三世于1900年列人真福品。   

  1900年荣列真福品的77位烈士中,最著名的是东京东部教区代牧真福依纳爵和该区副主教真福多明我。两人都是西班牙籍的多明我会会土,在越南传教50年,1838年被捕。刑吏在城门外地上放了一尊苦像,将依纳爵用绳捆绑起来,预备从苦像上抬过去。依纳爵苦苦哀求,恶徒终于接受他的请求,将十字架移开。依纳爵以76岁的高龄,被判斩刑。可是他体弱多病,又饿又渴,整天曝露在烈日下,未及执行,早已死在囚笼里。1838年7月12日,真福多明我和他的要理讲解员、越南人陈方济各被斩首致命。另一位要理讲解员真福段多默,受不住酷刑,二次屈服,可是每一次都痛悔己罪,终于赢得致命的荣冠,1840年6月27日饿毙狱中。    

  荣列真福品的越南籍烈士,尚有段伯多禄、瞿伯尔纳铎、聂若瑟等3位神父,江若瑟(医生),狄多默(成衣匠),莫奥斯定和文斯德望(农夫)。这几位烈士除了献出他们的生命以外,还利用囚禁在狱的时期,劝化了许多狱犯。由于教友都忠勇不屈,视死如归,一般人民对天主教非常同情,官府非常气愤就想出妙计,给烈土们吃了一种迷药,使他们失去知觉,有三位烈士就这样昏昏迷迷地胡乱踏在苦像上,待神智清醒后,立刻表示反悔,强烈抗议,勇敢舍身证道,到后来,死在刀剑之下。这3位是:许奥斯定、狄尼各老、谭多明我。上列诸位烈士,以及其它12位烈士,均系多明我会会士或多明我第三会会员,或与多明我会有密切关系的。  

殉道烈士中,有几位是巴黎外方传教会的会土。第一位是真福若瑟马香神父。他在西贡被捕,身上的肉用烧红的铁钳一块一块割下。另一位遇难的外方传教会会土是真福杜马林鲍里神父。为了逃避警探的查缉,杜神父昼伏夜出,冒着风雨,踏着泥泞的道路,到各处抢救亡羊。他自己说道,最伤脑筋的是:“我长得太高,容易被人认出我是一个外国人。”1838年7月,他和两位越南司铎一同被捕,警吏出言侮辱圣教。杜神父抗议道:“你可以把我碎尸万段,假如你喜欢的话。但是请你不要侮辱我们的宗教。”他囚禁在监狱里的时候,知道教廷已任命他为亚冈区代牧。官吏问他过去窝藏他的人的姓名,他坚决不肯说。人们用竹条拷打他,肉一条一条撕下来,杜神父还是不说。人们问他痛不痛,杜神父道:“我的身体也是肉做的,岂有不痛之理。”杜神父在监狱里写信给一位同会的神父说:“我在现世决不可能再与你见面了。我好比羊入虎穴。虎口逃生,那是不可能的。我死了,请你按常例代我举行三台弥撒。我在监狱里一本经书也没有,连一串念珠也没有。我用一根绳打了结,当念珠用。”杜神父和两位越南神父,在狱四个月,饱受酷刑,始终不肯吐露别的神父的行踪,也不肯践踏苦像。3人均被斩首致命。刽子手喝醉了酒,提着刀的手有些颤抖,连斩七刀,才把杜神父的头割下。

  另一位遇难的外方传教会会士是真福若望高南神父。高神父于1834年在澳门领受铎品,那时他才只有25岁。高神父在越南传教3年,1827年被捕。人们用铁链把他捆锁在囚笼里,夜间无法躺下睡觉,白天在烈日下曝晒,苦不堪言。9月20日遇难致命。高神父遇难那一天,恰为四旬斋期,依例囚犯行刑前,可以饱餐一顿。可是高神父不愿违反守斋的规例,宁愿空腹就刑。高神父解往刑场时,神情愉快,一路上高唱圣歌,旁观者都非常感动。这令人想起公元三世纪的殉道烈士圣传多苏。圣传多苏在致命的那一天,还守大斋,人们在执行死刑前,端东西给他吃,他不肯吃。他说道:“待我到了天国再吃吧。”    

  1906年列真福品的四位越南烈士,都是多明我会士,他们是在18世纪末叶遇难殉道。  

  真福方济各祁尔神父和真福玛窦雷徐尼诺神父于1745年被斩首致命。方济各神父在狱中监禁了八年。他在监狱里还利用种种方法传教,劝化了许多人。玛窦神父度了13年的流亡生活,秘密往各地传教。真福耶辛大、加斯德诺大神父和真福林味增爵神父于1773年11月7日遇难。耶辛大神父由西班牙出发,往中国传教,被官府逮捕,驱逐出境。他改往越南传教,3年后被捕,囚在一间狭窄的狱室,屋顶低得连人都站不直。同狱囚徒中,有一位越南籍林味增爵神父。林神父是第一位越南籍的殉道烈士,全家都热心敬主。林神父入多明我会修道,传教14年,被捕致命。以上四位真福烈士,除林神父是越南人外,其余3位都是西班牙人。 

  越南殉道烈士的瞻礼共有两个。其一为本日,另一批烈士的瞻礼日期为11月6日。 

 

创建时间:2019-7-7 0:00:00    发布人:ccz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