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圣相通》7月13日 圣皇亨利(St. Henry)

7月13日 圣皇亨利(St. Henry)

 

圣人于九七三年在日尔曼巴威出生,继其父任公爵;后被立为神圣罗马皇帝。在革新教会和协助传教工作上颇负盛名;他曾创立许多教区,建筑多座隐修院。
一○二四年安逝。

亨利是帕维亚亨利公爵的儿子。他自幼有志晋铎,在拉弟斯本的圣沃夫堪跟前接受了良好的教育。然而他的政治环境却使他依次成为帕维亚的公爵、日耳曼的国王,而且在奥托三世逝世后被拥为的国王。疆土包括德意志的大部分、奥地利、瑞士、荷兰和意大利北部。教宗本笃八世于1014年2月为他加冕。因为他结婚时与圣顾乃宫相约守贞(她的瞻礼在3月3日)没有子女,他将大量的财产献给了教会,而且学习大奥托的榜样,希望主教和修院院长轮流到他那里享受与男爵相等的礼遇。  

  他的最出色的成就是在班贝格创立了一个新的主教区。他按照自己的计划把这一教区建成日耳曼基督文化中心。他非常热心,竭力赞助修院的复兴和教会纪律整顿。他强调神职的独身制。他给予城市固定的优惠的执照,奖励贸易的流通。他竭尽所能使他的统治符合基督的仁爱精神。他与广大人民群众有密切的联系。  

  他于1024年7月15日逝世,1146年教宗尤金三世封他为圣人,并宣布他为一切献身者的主保。  

 

圣西拉

  根据宗徒大事录纪载,耶路撒冷大公会议结束,圣教会特派西拉、犹达二人,随保禄和巴尔纳伯同往叙利亚,传达公会议的决议案。他们到了安提阿,把宗徒们的公函递给安提阿的教会。  

  犹达和西拉已获得做先知的神恩,一再向教友讲话,劝勉教友们坚守真道。过了一个时期,犹达回到耶路撒冷,可是西拉决定留在当地。  

  保禄和巴尔纳伯二人准备视察各地的教务。巴尔纳伯想带马尔谷同去,可是因为马尔谷在潘非里亚离开了他们,没有和他们一起工作,保禄认为带他同去是不适宜的。结果二人就分道扬镳,巴尔纳伯带着马尔谷上船扬帆到塞浦路斯岛,保禄选了西拉作同伴,视察叙利亚、西利西亚、马其顿各地教务。  

  在斐理伯传教的时候,西拉和保禄被捕,囚禁狱中。约在半夜时分,二人祈祷颂扬天主,众囚犯都侧耳静听。突然发生了强烈的地震,监狱屋基动摇,狱门大开,囚犯的锁链都脱落下来,狱卒惊醒,料想囚犯都已逃走,意欲拔剑自杀,幸赖保禄劝阻。到了天明,官长传令释放二人出狱。保禄表示,他们二人有罗马公民的身份。官长亲自来谢罪,求他们离开本城。  

  西拉和保禄到伯来去讲道。得撒洛尼的犹太人闻讯赶来骚扰,教友们将保禄送往海边。西拉和弟茂德仍留在伯来。保禄到了雅典,派人通知西拉和弟茂德立即启程,与他会集同行。二人在格林多与保禄会合,保禄在格林多写了两封信给得撒洛尼的教友。在这两封信里,保禄都曾提及西拉(信里用西拉全名“西文诺”)。西拉的其它事迹,宗徒大事录未有记载。相传他在马其顿逝世。  

 

圣欧杰(迦太基主教505)  

  北非原是罗马帝国最富裕的省区。公元第5世纪,被万达人占据。万达人虽然也是教徒,不幸他们所信的教义,渗入了亚略派异端的成分,所以对正统的教会,异常仇视,到处焚毁教堂,抢劫教产,主教或被杀死,或被放逐。迦太基主教的职务,虚悬了50年。公元481年,万达人准许天主教徒选任主教。城里有一位才德双全的教友,名叫欧杰,大家就公推他任主教。 

   欧杰尽卖所有,全力救济贫民。人们劝他不要把金钱全部用在慈善事业上,自己应保留一部分,以备急需。欧杰答道:“善牧甘愿为他的羊群舍生,我岂能吝啬身外之物。”  

  欧杰声誉日隆,信仰亚略派异端的人纷纷皈依真教。万达王禁止主教公开讲道,不准万达人入圣堂。欧杰答道:“天主的法律不允许我对任何人关闭圣堂的门。谁要进圣堂,我无权禁止。”万达王就在各天主教堂门口,布置军队,一发现万达人进圣堂(万达人蓄长发,他们的服装与普通人不同,很容易辨认),就用长矛刺他们的发髻,强拉他们出来。不少万达人眼睛被刺瞎,丧命的人也很多。迫害圣教的惨剧,就这样爆发了。  

  万达王命令欧杰,参加亚略派异端分子举行的两教教义辩论会。欧杰表示:“双方辩论,怎么能由一方任裁判?假如真的要求一次公开辩论,应当请世界各地的教会代表都来参加。而且这会议涉及教义问题,必须有罗马教廷的代表出席参加,因为罗马教会是全世界教会的领袖。”  

  当欧杰同万达王争辩时,有一个瞎子请欧日纳祈祷,赐他恢复视能。欧日纳起初不肯,后来因为那盲人一再坚请,欧杰在主显节前一天,祝圣了圣水池以后,转身向盲人说:“我早已对你说过:我是一个罪人。我现在求天主可怜你,赐你双目复明。”说毕,在盲人眼上划了一个十字圣号。那盲人当场恢复视能。万达王听到了这奇迹,派人叫盲人来,亲自检验,事实昭彰,他无话可说。 

    万达王布置的教义辩论会,完全是一个圈套。他引诱天主教的主教们到了迦太基,企图一网打尽,把他们充军到远地去作苦工。欧杰也被充军到的里波里。他设法写了一封信给本区教友,劝他们坚守信德。他在这封信里说:“只要你们保守信德,你们和我永远在一起。无论大家隔得多么远,精神上永远是团结的。假如我有机会回到迦太基,我今世还能同你们得到天主的慈恩。我们必须牢记:只能伤害我们肉体的人,是不足畏惧的。”欧杰在充军地区,饱受了亚略派异端分子的虐待。  

  迦太基有一部分教友,变节背教,反过来迫害教徒。一个叛教分子叫日比督夫禄很受异端徒信任,在迦太基当法官,审讯忠贞的教徒。迦太基的六品副祭圣玛利太,曾经与日比督夫禄同时领洗。他被解到公庭,在日比督夫禄面前受审,他当场拿出日比督夫禄领洗时穿过的白衣,说道:“这件白衣,就是你的控诉者。就是你的罪证。”圣玛利太和迦太基主教府助理员圣沙路德利的瞻礼,均在本日举行。  

  万达王去世,龚太马登极。欧杰获准重返迦太基,教务恢复。但龚太马死后,新君再度迫害圣教。欧杰纳再度被充军异域,公元505年逝世。  

 

创建时间:2019-7-7 0:00:00    发布人:ccz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