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圣相通》7月15日 圣文德(圣文都辣)(St. Bonaventure)(主教、圣师)((纪念)

7月15日 圣文德(圣文都辣)(St. Bonaventure)(主教、圣师)((纪念)

 

圣人在一二一八年左右,生于意大利。及长,加入方济会,负笈巴黎攻读哲学典神学,获得大学教授职,并与圣多玛斯阿奎纳相识圣人致力于教授本会修士,成绩卓著;旋当选方济会总会长,贤明处理会务。最后被任为阿巴诺主教和枢机。于一二七四年安逝于法国里昂;生平著作等身,尤其长于奥秘神学,所著神学与哲学书籍,影响深远。

圣文都辣原名若望斐丹匝,1221年生于意大利巴热罗城。20岁入方济各会,负笈巴黎,拜著名学者亚历山大赫肋为师。毕业后,在巴黎大学教授神学和圣经学(1248年至1257年)。 

    文都辣学识渊博,精通士林神哲学。他研究学问完全以追求天主的光荣和个人的圣化为目标,读书时不忘祈祷。他不仅是一位学者,更是一位虔诚的神修家。每天大部分时间,祈祷默想,操务神业。 

    文都辣的才学,固然令人钦佩,他的圣德更令人景仰不止。人们常见他满面春风,一团和气,可见他内心是多么的平安快乐,他的灵魂是多么的天真无邪。文都辣说过:“一个人有神乐,表示他灵魂上有天主的圣宠。”这两句话,不仅仅是别人的评说,而且也是他个人灵魂的写照。 

   文都辣天性谦逊,自视为大罪人,虽然渴望领圣体与吾主结合,但总觉得自己的灵魂太污秽,驻足不前。有一天,当他在堂里望弥撒默想吾主苦难时,神父刚刚祝圣圣体,突有一位天神,从神父手里拿过一片圣体,送到他嘴里。从那时起,文都辣的多疑病完全痊愈。他不再怀疑不安,勤领圣体,与吾主结合。 

    文都辣领受铎品前,守了长期的严斋,勤行祈祷,准备自己的灵魂。他编写了一篇很动人的经文,供自己举行弥撒后诵念。这篇经文字句秀美,意义恳切,圣教会常劝大家普遍采用。 

    文都辣晋升铎品后,常讲道劝人,传扬福音。他的讲道词,充满爱主的热情,在听者的心头,燃起爱德的火焰。 

    文都辣在巴黎大学执教期内,专心著作,发表了不朽名著《隆巴哲学思想注疏》。这是士林哲学的一部权威巨著。教宗息斯笃六世对这本书推崇备至。  

  方济各会会士在巴黎大学声誉日高,遭到一些教授忌恨,加以会士们的操行,更使这些人自愧不如。这批心胸狭窄的人,打算驱逐方济各会士。文都辣一度被迫停止教书,他着手编著了《基督的神贫论》一书,阐述神贫的精神,驳斥反对派的谬论。教宗亚历山大四世,组织委员会,审查双方理由,判定方济各会士理由充分,命令反对派今后不许无理攻击,方济各会士恢复教职,继续在巴黎大学教书。 

    一年后(1257年),文都辣和圣多玛斯二人同时考取神学博士学位。圣教历史上数一数二的两位神哲学家,同时在同一学校考取学位,堪称佳话。 

    文都辣是一位多产的作家。他的神修书,很受欢迎,到处传诵。他为圣路易九世的妹妹福女依撒伯尔和她的龙香女修院,写了《纯全的生活》。他也写了《自言》、《三条路》等神修书。这些书都是第一流的神修书。文都辣指出,高超的德行,并不一定在做异常的、英勇的大事,而是美妙地做一切平凡的事。谁在小事上经常对天主表现忠心,这已是一件伟大、英勇的德行了。我们应当经常控制自己的意志,将一切思言行为,奉献给天主,让天主的恩宠透彻注在我们的整个生命里,这才是神修的真谛。文都辣的神修方法,确是人人可学,人人应学的。  

  1257年,文都辣当选方济各总会长。那时他只36岁。他竭力整顿会务,督促会士修务圣德,注意学术研究,虔敬圣母,后世称他为方济各会的第二会祖,这荣衔,他确可当之无愧。  

  在一次方济各会的全体大会议上,会士们请求文都辣编写会祖圣方济各传。他答应了。这本圣方济各传,使后世的人对圣方济各的圣德,有更精确的认识,同时也反映出文都辣深得圣德的真髓。有一天,文都辣正在房里写篇传记,圣多玛斯来拜访他,从门缝里张望,只见文都辣聚精会神,埋首书写,圣多玛斯就轻轻地走开,对左右的人说:“一位圣人(指文都辣)正在为另一位圣人(指圣方济各)作传,我们不要打扰他。”  

  1265年,教宗格肋孟拟任命文都辣为约克总主教。文都辣坚辞不就。八年后(1273年)教宗额我略十世颁诏任命文都辣为枢机兼亚巴诺总主教。诏文内添一条特别命令:文都辣必须接受这项任命,不得以任何理由推辞,并立即来罗马上任。  

  文都辣无法推辞,启程赴罗马上任。教宗得知文都辣已在途中,派钦使带了枢机的礼帽和徽饰出城相迎。那时;文都辣已到了佛罗伦萨附近的方济各会修院。钦使到院里拜见,在厨房里遇到文都辣,原来新枢机主教正在忙着洗碗碟。文都辣请钦使把礼帽和徽饰暂时挂在花园的树上,因为他两手都是油污,怕弄脏了衣服。文都辣又请钦使在花园里稍待片刻。他洗完了碗,出来戴上帽子,与钦使依礼相见。  

  额我略召集里昂大公会议,商讨希腊教徒复合的问题。文都辣奉命进行筹备工作。当时有名的神学家都奉召出席。圣多玛斯在半路上患病逝世。大会揭幕前几个月,文都辣已随教宗抵达里昂,筹备一切。文都辣在百忙中,还利用大会休会的空隙时间,举行方济各会的全体大会。 

  希腊教会代表到了里昂,文都辣与他们诚恳交换意见。这次大公会议中,最活跃、最出力的人物,便是这位后人称为“色辣芬天神博士”的文都辣。大会顺利进行,希腊代表同意统一。6月29日,圣伯多禄圣保禄瞻礼,教宗特举行谢恩大礼弥撒,弥撒经的“书信”、“福音”和“信经”部分,都先后用拉丁文和希腊文咏唱。弥撒中讲道的便是文都辣枢机。可是,当会议正在热烈进行中,大会的主要柱石圣文都辣突于7月14日患急病逝世。噩耗传来,无异晴天霹雳,参加大公会议的全体人士,莫不哀悼。举行殡礼时,宣读悼词的,是多明我会会士伯多禄,也就是未来的教宗依诺增爵五世。伯多禄的悼词中,有这样一段话:“任何人见了文都辣,敬爱之心油然而生。甚至与他素不相识的人,只要一听见他的话,就会欣然听从他的意见。因为他是那么谦逊、温文、和气、富于同情心,聪明机智,总括一句话:他是诸德齐备的。”  

 分析文都辣的一生,品性高超,学识优良,口才流利,举止端方,处处出人头地。由于他的内心充满仁爱,待人接物,和蔼可亲,任何人和他接触,都自然而然地被他感化,被他吸引。他不仅是天主的忠仆,更是一般人的良友。  

  圣人生平的嘉言懿行,限于篇幅,不能详列。我们只述一段很简单的轶事。 

   某年,圣文都辣以总会长的身份,视察各地修院。他到了早诺修院,院里有一位修士,很希望和他谈一次话。可是那修士很谦逊,加以天性胆小,始终鼓不起勇气和总会长谈话。文都辣视察完毕离院到别处去,那修士错过这样一个好机会,心里很后悔,就追上去。文都辣被他追到,修士要求单独和他谈几句话,文都辣立刻随他到道旁去,两人做了一次很长的谈话。文都辣同行的旅伴,等得不耐烦。文都辣回来,见他们面色有不耐烦的神情,笑嘻嘻对他们说:  “我很抱歉,没有办法。照我的职位说来,我又是领袖,又是仆人。那位修士依他的身份说来,又是我的弟兄,又是我的主人。我们的会规不是有这一条的规则:总会长应当对会土表示慈爱,务使会士们能对待总会长如同主人待仆人一样,因为总会长是全体会士的仆人。所以我基于总会长和仆人的身份,应当侍候这位会士。按照我的能力和他的需要,全力帮助他。”  

  文都辣就任方济各会总会长时,曾说过:“我知道自己是多么无用,可我愿意把这副笨重而无法负担的担子,放在我这软弱的肩上。我希望天主帮助我,也希望你们帮助我。”  

  看了上面两段话,不难想象文都辣是多么谦卑自下,虚怀若谷。他的德行,已修炼到炉火纯青的地步,“色辣芬天神博士”的荣衔,他确是当之无愧。  

  文都辣于1482年荣列圣品。1588年晋封为教会圣师。  

   

圣亚大纳削(那不勒斯主教)  

  圣亚大纳削是意大利那不勒斯人。公元850年,当选该城主教,修建圣堂,创立收容所,赎回俘虏。  

  公元863年,教宗圣尼各老一世召集拉脱郎教务会议,圣亚大纳削出席参加。这会议支持君土坦丁堡宗主教圣依纳爵的正义行动,并宣布圣依纳爵为合法的宗主教。  

  亚大纳削的侄儿塞吉是一个品行不端、声名狼藉的败类,掌着那不勒斯的政权。他常被亚大纳削谴责,怀恨在心,就把叔父幽禁监狱。这一非法行为,激起了全城居民的公愤。塞吉见势不佳,将亚大纳削释放出狱,但是用各种方法,破坏亚大纳削的传教工作。 

  塞吉企图强迫亚大纳削辞去主教神职,亚大纳削严词拒绝。赛吉将主教府的财产,洗劫一空,并对拥护亚大纳削的教友,大施迫害。教宗对塞吉宣布绝罚处分。  

  亚大纳削于公元872年7月15日安逝.

 

创建时间:2019-7-7 0:00:00    发布人:ccz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