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存证道》常年期第二十主日

爱火如焚拯万世,忍对分裂创共融

读经一:(耶38:4-6,8-10):耶肋米亚先知被迫害
读经二:(希12:1-4):应依靠基督对抗罪恶
福 音:(路12:49-53):耶稣是人反对的对象
中国文化:鼎镬甘如饴,求之不可得。
十年以来,父母不得以为子,妻孥不得以为夫,手足不得以为兄弟,交游不得以为朋友。

我来是要把火投在世上,我是多么切望它已经燃烧起来!我有一个应受的洗礼,我是如何焦急等待它的完成!你们以为我来,是为给世上带来和平吗?不,我告诉你们:是带来分裂。 从今以后,一家五口的,将要分裂:三个反对两个,两个反对三个。(路12:49-52)

在每一个伟大的人物心中,都有一种「火」,一种深不可测的大慈悲,一分无可遏止的深情,一种无法完全满足的渴望,一种越烧越旺、永不熄灭的熊熊之火。他或是爱苍生、爱百姓,或是爱国家、爱民族,或是爱理想、爱事业,或是爱朋友、爱家庭、爱教会、爱信仰。

这种「火」是情和爱的结合,是在大爱之中,包含着深情、浓情和激情的一种精神状态,是欧阳修所谓「人生自是有情痴」的情,是「天若有情天亦老」的情。

若望一书说「天主是爱」,而他的教会,也是一个爱的教会,一个上爱天主、下爱世人的团体。这是一个充满爱火与浓情的教会,所以她的创始人--基督,也就更加不能不是一个充满了爱火与浓情的天主、充满了爱火与浓情的人。

所以耶稣才说:「我来是要把火投在世上,我是多么切望它已经燃烧起来!」切望,就是恳切的期望、热切的盼望,像大旱之望云霓,像疲乏的游子盼望着回到温暖而安全的家,那是多大、多浓、多深的爱和情!

耶稣投下的,是他自己心中的火,要燃烧的,是世人冰冷的心。他要用自己生命的火,加上他点燃在教会心中的火,去燃点起这个无情的世界,驱除世上的一切冰冷,烧尽人间的一切污秽,焚尽世上的一切罪恶、阻隔、冷漠、无动于衷、不思进取,和不冷不热。

耶稣不单心中有火,他还急着要让这火燃烧起来:「我是如何焦急,等待它的完成!」他本来早已知道他要完成的是什么,那就是为人类而自我牺牲。他要在爱的祭坛上,奉献自己整个的生命,完成一个血的洗礼。这不是一个浪漫的洗礼,他将为此洗礼而惊恐至「汗下如血」(路22:44)。但是他竟渴望着它的到来!这也许亦是文天祥「鼎镬甘如饴,求之不可得」的那种视死如归的心境吧?

为了爱,为了心中的那个「火」,人竟然可以用渴望的心情,来迎向一切的逆境和灾难!

有一位年轻的妈妈,当她要生第一个孩子时,她选择了自然生产,而拒绝那种「无痛分娩」,因为她说,如果她经历了那种人间最大的分娩之苦以后,她会更爱由她生下来的孩子。她本来很怕痛,任何的小小疼痛,都会令她呱呱大叫。但为了孩子,她什么都愿意尝。这就是「鼎镬甘如饴,求之不可得」的家庭版。

有了至大的理想,便会有至大的对立;正因为耶稣有至大的爱、至高的理想,所以他才招致了最大的反对和迫害。他的生命本身,最终亦成了一个分裂的记号。这也是西默盎在耶稣献于主堂时,老早已经预言了的。

但耶稣并没有真的带来分裂,分裂并不是他制造出来的,他也不想人间有分裂。他本来是「奇妙的谋士、强力的天主、永恒之父、和平之王」(依9:5),他出生时,天使还为他高声欢唱:「天主受享光荣于高天,主爱的人在世享平安。」(路2:14)

但分裂却是任何一个有理想的人,在一个没有理想的世界里必然会遭到的命运;而他的行为也必然会带来分裂的后果。

也有一些时候,追求理想本身,已经足以令人感受到「分裂」之苦。明朝袁崇焕将军为了守护边疆,便曾经慨叹说:「十年以来,父母不得以为子,妻孥不得以为夫,手足不得以为兄弟,交游不得以为朋友。」为了国家民族,袁崇焕没有时间孝顺父母、没有时间爱护妻儿,他不得不自嘲是明朝境内的一个「亡命之徒」。这就是理想的代价!
当然,我们也要小心,因为分裂并不一定是由「理想」而来的。我们有时是为了耶稣的缘故而经验到分裂,有时却是自己用了耶稣的名字而制造了分裂。

让我们一起为人类的分裂而忏悔。我们不怕为基督而忍受迫害、分裂之苦,但我们也要小心,不要以基督的名义迫害别人,不要在这个已经四分五裂的世界中,再制造多一些分裂。

创建时间:2019-7-18 0:00:00    发布人:ccz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