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存证道》常年期第廿一主日

心系天上真福,力走生命窄门

读经一:(依66:18-21):外邦人要朝拜天主
读经二:(希12:5-7,11-13):天主为人的好处而管教他
福 音:(路13:22-30):得救之门
中国文化:死人有知,抑无知也?气节之士,其死也,所以酬国家文化之恩泽,而无愧于读圣贤书,所学何事之问。

「主啊,得救的人真的不多吗?」耶稣对他们说:「你们应该勉力从窄门进去!我告诉你们:将来有许多人想进去,却不能进去。当户主起来关上门后,你们将站在外面,敲门说:『主啊,请给我们开门吧!』他将回答你们说:『我不知道你们是从哪里来的。』那时,你们会说:『我们同你一起吃喝过,你也曾在我们的街头施教。』他会说:『我告诉你们:我不知道你们是从哪里来的。』」(路13:23-27)

「得救的人真的不多吗?」耶稣对这问题的答案,似乎是答非所问,因为这不是一个耶稣愿意我们关注的问题。

每一种学问,都有自己范围内的问题;超出了这个范围,就是所谓的「错误的问题」(a wrong question),即是问错了问题。我们不能在音乐的范围内问绘画的问题,不能在诗歌中问科学的问题。这是很显浅的道理。

圣经是一本独一无二、无可归类的书,它要回答的问题也是独一无二的。圣经问的只是生命的问题,尤其是跟我的生命和得救直接有关的问题。圣经不是科学书、不是伦理书、不是哲学书,圣经就是圣经,你只能问圣经中独有的问题,即那些和我们每人有切身关系的生命问题。你不能在圣经中去找科学的、哲学的答案。

圣经是此时、此地,天主向我说的话。它不是理论,不重思辨,也并不抽象。它甚至也不是一部劝世文,虽然它也有很强的劝世意味。

「得救的人多不多?」对圣经来说,这是一个「错误的问题」,所以耶稣没有回答。而且耶稣也知道,即使他回答了,对我们也没有好处,甚至还有坏处。例如,如果耶稣说「得救的人很多」,就会使我们倾向于生活得放任而随便;如果耶稣说「得救的很少」,我们就会灰心丧志,甚至消沉、失望。所以耶稣不直接回答这个「得救的人数究竟多不多」的问题。因为这真是一个对我们有害无益的问题!

孔子回答问题的态度和耶稣也有点近似。有一次,有人问孔子:「死人有知,抑无知也?」他们要问的是:死去的人有没有知觉?孔子说:「如果我告诉你『死人有知觉』,我便怕那些所谓孝子贤孙会『妨生而送死』;如果我告诉你『死人无知觉』,我又怕那些不肖子孙,不去埋葬自己的亲人,让他们暴骨荒山。所以无论我怎么回答,对你都是有害而无益的。不过,假如你真的想知道死人有没有知觉,等你死时便可以知道了,何必那么早便问这个问题呢?」

「死去的人究竟有没有知觉?」这也是一个有害无益的、不该问的问题,所以孔子也不直接回答。

但得救到底是和我们每个人都有极重要关系的,所以耶稣还是给了一个和我们每个人都有直接关系的答案:「你们应该从窄门进去!」

真正和我们有关系的问题是:我能否得救?我要走什么路,活一个什么样的生活,才能得救?答案很简单,也很直接:我们每人都可以得救,因为天主创造我们,原是为了让我们分享他的真福生命,因为「他愿意所有人都得救」(弟前2:4)。条件是:「走窄门」。
「窄门」就是天主要我们进的门、要我们走的路。那未必是我们欢喜走的路,所以那是窄门。

大多数人喜欢走「宽门大路」(玛7:13),但那是导向丧亡之路。习惯活在一个放任、享乐主义社会中的人,浸淫在声色犬马逸乐中的人,更希望能毫不费劲地,就能获得救恩、升天享福。

也有些人不愿意走耶稣的窄门,却自诩曾经和耶稣一起吃过喝过,并以耶稣曾经在他们的街头施过教为傲,以为这样就一定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救恩。这种靠攀关系的信仰,也是「宽门大路」的一种。

世上的伟人,走的都是窄门;他们走的,都是大多数人不喜欢走的路。唐君毅在论中国的气节之士时就说过:「气节之士,其死也,所以酬国家文化之恩泽,而无愧于读圣贤书,所学何事之问。」读了圣贤书,有了学问,就应按学问的理想去生活,即使要为此而死亦不足惜。这也是窄门的一种。

天主原是生命和幸福的泉源,如果我们能走天主要我们走的路,那个「窄门」才是真正的、最光明的康庄大道!

创建时间:2019-8-9 0:00:00    发布人:ccz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