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存证道》常年期第廿三主日

信仰重在抉择,一切以主为基

读经一:(智9:13-19):只有圣神能指引人探究天上的事
读经二:(费9-10,12-17):保禄为奴隶敖乃息摩求情
福 音:(路14:25-33):做耶稣门徒的条件
中国文化:患在鼠:吾之患在鼠,不在乎无鸡。舍鱼而取熊掌;舍生而取义。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鱼而取熊掌者也。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

有许多群众与耶稣同行,耶稣转身向他们说:「如果谁要跟随我,他应该爱我超过自己的父亲、母亲、妻子、儿女、兄弟、姊妹,甚至自己的性命,否则,就不配做我的门徒。不论谁,若不背着自己的十字架,在我后面走,也不配做我的门徒。你们中不论是谁,如果不舍弃他所拥有的一切,就不配做我的门徒。」(路14:25-27,33)

耶稣在说上面这段话之前,曾讲了一个宴席的比喻。他说要到城中的大街小巷,去邀请那些贫穷的、残废的、瞎眼的人来赴宴;甚至要勉强所有的人来参加宴会。这似乎暗示了不必任何条件和资格,人人都可以参加天国的宴会,人人都可以加入天国的行列。

耶稣为免群众误会,便说出了跟随他的「条件」:第一、要爱耶稣超过自己的父母、妻儿、兄弟姊妹,甚至要超过自己的性命。按照思高的译本,这「超过」一词,原本用的是「恼恨」。第二、要背起自己的十字架,跟在耶稣后面。

要注意的是,思高版本中的所谓「恼恨」,并不是指真的「恨」。因为正是同样的耶稣要我们孝顺父母,要我们爱人如己。这是一个充满悲天悯人之情、充满对百姓苍生之爱的天主。他不可能教我们去恨,恨自己的至亲骨肉、恨自己!

圣经的言语有自己的特点,它喜欢以「对立」的方式去表达「比较」。例如,把「爱」和「恨」对立起来,是表示「爱」是指爱多一些,「恨」是指爱少一些。所以这段经文的真正意义才被一些译本译为:「如果谁要跟随我,就应该爱我超过爱自己的父母……甚至超过爱自己的性命。」

父母兄弟姊妹都是重要的,爱他们也是天主的诫命;但比起耶稣来,他们都变成了次要。

《郁离子》有一则「患在鼠」的故事,故事说一个人为了灭绝家中的鼠患,找来一只猫;怎知那猫既能治鼠,也喜欢捉鸡吃。儿子心痛于鸡的损失,要把猫赶走。但父亲不同意,他说:「吾之患在鼠,不在乎无鸡。」因为老鼠为患,毁坏了他们的所有生计,使他们整个生活陷入困境,这是大患;而无鸡不过只是生活中的小损失罢了。

这就是所谓「抉择」,包括选择和放弃,或更好说,我们选择去放弃。在信仰上我们更称它做「基本抉择」。

在生命中我们都有一些最基本、最重要的东西,即我们生命中的「第一优次」,我们就是以这个作标准,去衡量其他的所有选择。例如,对一些人来说,金钱或权力可以是第一优次,而对那些「爱靓唔爱命」的人来说,美貌却是第一优次。

我们确定了生命中的优次以后,便会为了那个更重要的「心头所爱」,而「选择」去放弃其它次等重要的东西。放弃这些次等的,就是为了获得那最优等的;有了最优等的以后,即使我们损失了次等的,我们也不会觉得心烦和心痛。

孟子所谓「舍鱼而取熊掌」,或「舍生而取义」,也是这样的一种抉择。孟子说:「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鱼而取熊掌者也。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

今天福音告诉我们,我们在信仰上的第一优次就是耶稣;为了耶稣,我们放弃次等重要的东西,这甚至可以包括我们的父母、妻子、儿女、兄弟姊妹,和我们自己。

不过,为耶稣而舍弃自己的人,正是在最大程度上完成自己。这就是耶稣所说:「谁为我的缘故,丧失了自己的性命,必要获得性命。」(玛10:39)而许多「舍弃」父母而追随圣召的人,事实证明他们也可以是十分孝顺的子女。

家父于一九五二年去世,享年四十六岁;家母于二零零零年去世,享年八十七岁。我有两位妹妹,我是家中唯一的儿子。我于一九五六年,「舍弃」了母亲和两位妹妹(当时家父已去世),进入修院;家母当时完全不能了解。但由于我也有堂兄弟姊妹,相对于我的堂兄弟姊妹对我的伯叔父母的关系而言,家母已能慢慢看出来,我才是最孝顺的;也只有我这种「神父儿子」,才能完全属于她。我始终都是她的好儿子。

我「舍弃」了父母,但我一生都爱着、惦记着父母,为他们献上我工作、我的祈祷、我的感恩祭。

创建时间:2019-8-9 0:00:00    发布人:ccz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