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存证道》常年期第三十一主日

获宽恕情不自禁,作补赎彻底皈依

读经一:(智11:23-12:3):天主爱惜他所造的一切
读经二:(得后1:11-2:2):基督在人内受光荣,
人在基督内受光荣
福 音:(路19:1-10):税吏匝凯
中国文化:率兽食人。久矣,吾不复梦见周公。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男儿要当死于边野,以马革裹尸,还葬耳;何能卧床上,在儿女子手中耶?酬国家文化之恩泽,而无愧于读圣贤书,所学何事之问。

耶稣对他说:「匝凯,快下来!我今天要住在你家里。」他便赶快下来,高兴地接待耶稣。众人看见就纷纷议论说:「他竟然到罪人家里去投宿。」匝凯站起来对主说:「主啊!请看,我愿将一半财产施舍给穷人;我如果欺骗过谁,就会四倍赔偿。」耶稣对他说:「今天救恩到了这一家,因为他也是亚巴郎的子孙,因为人子来,是要寻找并拯救迷失了的人。」(路19:5-10)

这是一个有关与耶稣相遇后的悔改和做补赎的故事。只要我们全心、虚心、坦诚、完全地自我开放,与耶稣接触,他一定会启发、滋润、感动、变化我们。

匝凯是一个有钱人,但名誉并不很好。因为他是一个税务长,不单为帝国主义者罗马人办事,做了他同胞眼中的「罗马走狗」,向自己的同胞抽税;他也许还在抽税的过程中,私下也揩点油水、中饱私囊,并由此而致富。所以他尽管有钱,却没有地位,还被人认为是一个公开的罪人。

但他的心,正如许多人的心一样,本来就是善良的,一有机会,还是会对真、善、美、圣的东西相当向往。近来城中的热门话题是耶稣,一个类似先知的人物出现了,这就引起了他要一睹耶稣风采的决心。

如果孔子因为当时的社会,长久以来都是天下无道、礼崩乐坏、凌乱无序,甚至有「率兽食人」的现象,因而会让他无奈地兴起了「久矣,吾不复梦见周公」之叹的话(意即许久都未接触过周公所坚持的理想、未经验过周公时代的盛世),那么,耶稣时代的人,一定也会因为许久未见有「天主的人」的出现,未见到上主对以色列祝福的许诺的实现,而渴望看到有类似耶稣的人物来临。(洗者若翰的出现比较短暂,也不如耶稣的哄动。)

匝凯就是这些引颈期待者当中的一位。

以色列人在国破家亡、颠沛流离的生活中,等待默西亚的来临,就像大旱之望云霓。依撒意亚先知的话,早已成了他们民族的共同心声:「愿苍天遍洒甘露,云端降下正义;愿大地裂开,产生救主。」(依45:8)耶稣的来临,他在民间引起的轰动效应,已给这个民族带来了一点点微妙的盼望。

为了达成愿望,匝凯不顾身份,好像一个野孩子,「爬上一棵桑树」,只是为了要看一看那位即将从这里经过的耶稣。结果出乎他的意料,也令所有的人大吃一惊:耶稣竟然要住在匝凯这个罪人的家里!

有耶稣,就有救恩。匝凯在与耶稣相遇后,回头了、皈依了,而且是彻底的皈依了。从前金钱对他是绝对重要的,金钱就是一切,金钱就是他的天主。今天,他要把一半的财产施舍给穷人;如果欺骗过谁,还要四倍的偿还!他的补赎确确实实是十分的全面和彻底。

他并不是出于压力而作出这个承诺;在他的心中,也许仍未有什么天堂地狱,或社会正义、公平分配这类概念。这些决定发自他的内心深处,是他和耶稣相遇后,从心内涌现出来的。有了耶稣,其他的一切都已经不再重要。他已达到了孔子「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的境界。

《后汉书》记载了名将马援的一句豪语:「男儿要当死于边野,以马革裹尸,还葬耳。何能卧床上,在儿女子手中耶?」马援是一个将军、一名保家卫国的战士,他爱自己的国家,也爱自己的人民。他从心底里就深信自己应当为国而死;能够以马革裹尸、战死沙场,才是大将军的本色,方算不枉此生。

唐君毅形容中国人里的气节之士,他们的死,也是为了「酬国家文化之恩泽,而无愧于读圣贤书,所学何事之问」。

马援和这些气节之士,他们能人之所不能,是因为他们已掌握了生命的意义,找到了内心最深的支持点,所以其他的一切,包括金钱和权位,甚至自己的生命,都变成次要。

匝凯也找到了。对他来说,舍弃财物不过是情不自禁的行为。遇到耶稣,太好了;所有的问题,已经不再是问题了。

如果我们不能学到匝凯的悔改、皈依,和作出全面的补赎,是否因为我们还未曾真的遇到耶稣?

耶稣,你在哪里?你会在哪里经过?你可以帮助我们学匝凯一样去找寻你、去「爬上一棵桑树」等你吗?

创建时间:2019-10-8 0:00:00    发布人:ccz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