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存证道》常年期第三十二主日

现世有情人、来生无限爱

读经一:(加下7:1-2,9-14):天主必使为道而死的人复活
读经二:(得后2:16-3:5):天主必坚强信徒活出圣善
福 音:(路20:27-38):复活的问题
中国文化: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三过其门而不入。父母不得以为子,妻孥不得以为夫。

今世的人男婚女嫁,但是,那些有资格死而复活,获得永生的人,不娶也不嫁,他们也不能再死,因为他们像天使一样。他们既然复活了,也就是天主的儿女……天主不是死人的天主,而是活人的天主:所有人在天主眼中都是活的。(路20:34-38)

法利塞人和大部分犹太人,都相信死人复活的道理,耶稣也肯定死人将来要复活。

在天主教的传统信仰中,「死人复活」及随之而来的「永生」,是一端重要的信条。我们的宗徒信经这样说:「我信肉身之复活,我信常生。」弥撒中的尼西信经也这样说:「我期待死人的复活,及来世的生命。」所以在追思亡者弥撒的颂谢词中,我们会唸:「在基督身上,我们有了光荣复活的希望。我们虽为死亡的定律而悲伤,却因永生的许诺而获得安慰。」

但撒杜塞人却不相信人死后会复活,所以他们设计了一个情景、一个「问题」,希望大家一听,就可以听得出或感受得到,死人复活是多么的荒谬、无聊和可笑。

他们引用的,是《申命纪》中的一个传统:即兄弟立嗣律(申25:5-10)。在这个「代兄弟立嗣」的传统下,如果没有死人的复活,即使一个女人连续嫁了七次,她于任何一个时间内,仍然只是某一个男人的妻子。但如果有死人复活这回事,那么,在复活后的情况中,这位嫁过七个男人的妇人,就不知算是哪个人的妻子了。

人之常情,是希望这个世界的美好情况,能延续到身后,尤其在伟大的婚姻爱情中,人们更希望,不单在世上大家可以长相厮守,在天上也可以形影不离。所以一切有情人,都盼望能达到「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的形神合一的境界。而牛郎织女故事的令人向往,便在于他们能年年相会、岁岁相逢,直到海枯石烂、地老天荒。

耶稣的答案,远远超出了撒杜塞人所问的,妻子究竟是属于谁的问题。耶稣告诉我们:在未来的世界中,我们将会永远活在天父的家里,我们一如保禄所说,我们拥有一个属神的身体:「死人的复活也是这样:播种的是可朽坏的,复活起来的是不可朽坏的;播种的是可羞辱的,复活起来的是光荣的;播种的是软弱的,复活起来的是强健的;播种的是属生灵的身体,复活起来的是属神的身体;既有属生灵的身体,也就有属神的身体。」(格前15:42-44)

亦正因为我们将要拥有的是「属神的身体」,所以我们才能够「不娶也不嫁,像天使一样。」我们不再只是属于某一个人,或属于少数人;我们属于天主,也属于所有人。大家在天主内,彼此相属,并构成一个完整而友爱的团体、一个永恒的大家庭。

其实,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人也可能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在度这种「天国式」的生活,他们不属于某一个个人,而是属于天主、属于教会、属于众人和属于世界。这是修会生活中,或罗马天主教的神父生活中,独身或贞洁生活的最重要精神。

一个会士、一个修女,或一个罗马礼的天主教神父(这里强调罗马天主教,因为东方礼的天主教神父并不必独身),他们已把自己完全奉献于天主,为天主及为他的教会而活,所以他们选择去放弃了那原属于他们的结婚权利,而度这种「天国式」的生活。他们要爱所有人,也被所有人所爱;他们属于所有人,也要在自己的心中,怀抱众生。

传说中的大禹治水,「三过其门而不入」,无暇去探望家人;辽东经略袁崇焕将军,为了保家卫国,防止清兵入侵,而有「父母不得以为子,妻孥不得以为夫」之叹;传教士远涉重洋、梯山航海,不也是因为已把整个生命献给了天主,而无暇于建设自己私有的家庭吗?

进一步来说,其实真正的家庭,原来也不只是为了建立二人世界,或建立一个三、四人的世界而存在的;结了婚的人,也不应壮志沉埋、让自己永远消失在温柔乡之中。真正美好的家庭,是健全社会的基础、教会的活细胞。人们在温暖的家中休养生息之后,便可以恢复元气,以更多的精力去为社会、为教会而作出更大的贡献。

天主是活人的天主,也是活力家庭、活泼婚姻的天主,他是一切爱的最终导向;这个爱将发展而为圆满无限的爱,帮助我们投入永恒、拥抱一切。

创建时间:2019-10-8 0:00:00    发布人:ccz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