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存证道》复活期第四主日
 
圣召、善牧、领袖
 
读经一:(宗2:14,36-41):第一次宣讲,三千人归化
读经二:(伯前2:20-25):基督是我们的榜样
福 音:(若10:1-10):耶稣是善牧
中国文化: 伯乐与千里马。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有的人,他活着别人就不能活;有的人,他活着为了多数人更好地活。
 
耶稣说:「我是善牧,善牧为羊舍弃自己的生命。盗贼进入羊栈无非为偷窃、杀害、毁灭。但我来,却是为使他们获得生命,获得更丰盛的生命。」(参考若10:1-10)
 
耶稣是善牧,他爱他的羊。他亦希望教会的牧者是善牧,爱自己的教友、爱自己的羊群。
 
在《战国策》中,有一个关于伯乐的小故事:一匹千里马已经老了,拉着一辆很大、很重的盐车,来到太行山。因为上山,所以那匹马拉得很辛苦。牠弯着腰,尾巴下垂,脚掌流血,口吐白沫,全身汗水直流。拉到半山时,牠实在走不动了。那时伯乐刚刚经过,他就下车拉着这匹马,痛心地哭起来,然后脱下衣服铺在这匹马身上。那时,这匹老去而无力的千里马就昂起头来,大声地叫了一阵,因为牠终于感觉到伯乐是了解牠、和同情牠的。
 
我们都应像耶稣一样去照顾羊群,都应像伯乐一样,怜惜千里马。但是有些所谓领袖,所谓牧者,他们根本不是善牧,不是好的领袖。
 
中国近代有位诗人写了一首关于「领袖」的诗这样说: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有的人,骑在人民头上:啊,我多伟大!
有的人,俯下身子,给人民当牛马。
有的人,把名字刻入石头,想不朽;
有的人,情愿作野草,等着地下的火烧。
有的人,他活着,别人就不能活;
有的人,他活着,为了多数人更好地活。
骑在人民头上的,人民把他摔垮;
给人民作牛作马的,人民永远记住他。(臧克家)
 
善牧就是一个「他活着,为了多数人更好地活」的人。教会今日需要很多这样的善牧。
 
传统的善牧指的是神职人员,这就牵涉到「圣召」的问题。但圣召究竟是甚么呢?圣召并非一些抽象的、不可思议的东西。
 
圣召需要一些客观的条件,拉丁文用三个S表达,即Sanitas (健康),Sanctitas (圣德),和Scientia (学识)。如果我们要追随圣召,我们必须有起码的健康,不要经常背着药罐子;有起码的圣德,不要有太多怪癖或不能自拔的毛病;有起码的知识,有可以完成一个普通中学课程的智力。
 
简单来说,如果我们已经具备了三个S,即健康、圣德、知识,再看一下自己对宗教、对灵性生活、对大自然和对生命是否有兴趣,对宗教生活、祈祷、读圣经是否有特殊倾向。如果答案都是肯定的话,我已经具备了圣召的基本条件。
 
假如我想进一步与人分享这一切,并希望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和更属灵,那我差不多已具备圣召的所有条件了。
 
有了适当的健康、圣德和知识,对宗教的事物有共鸣,又想更多人对宗教、对天主、对生命有兴趣,我便可以选择进入修道院。
 
入修院并不等于立即做神父或做修女。进修院是去体验自己对宗教是否有持久的兴趣,是否真正有做神父、修女的决心。通常我们会在修院中度若干年的团体生活,由三、四年到八、九年(或终身)不等,看看我们是否真有圣召。
 
如果我自己觉得适合,而修院亦觉得我适合,这样我便可成为神父或发永愿的修女。所以,圣召基本上也可算是一种「合约」,是我和教会立约:我选择教会,教会选择我。
 
今日不少人认为在世俗中亦可为信仰作见証,无论结婚或独身,作神父或作医生,卖菜的或家庭主妇,我们都可以达到圣德的高峰。这种说法是正确的。圣德有很多路,召叫也有很多种。但今日我想邀请各位去认真考虑的,是一个真真正正狭义的圣召问题:我有没有做神父或作修女的圣召呢?我愿不愿意尝试呢?
 
有一位爱尔兰老师,经常苦口婆心地叫学生们「给天主一个机会」(Give God a chance),我现在也要认真地问大家,你愿意给天主一个机会吗?给他一个召叫你去作神父,或作修女的机会吗?
 
请你和我一起说:「天主,你要我做甚么?我把我的未来交托在你手中。如果你要我做神父、做修女,我会乐于回应你的召叫。主,我在这里,求你召叫我!主,我在这里,请你派遣我!」
创建时间:2020-4-16 0:00:00    发布人:cczj